-江清野從得知自己可能要去鎮上上學堂以後,就一直悶悶不樂的。

他不想讀書,不想考什麼秀才功名。

男兒頂天立地,是要保家衛國的。

纔不是每日坐在小學堂裡,聽著年老的長鬍子夫子之乎者也,學著那些迂腐的自詡為的大道理,小小年紀就變得像小老頭一般。

這不是他想要的!

江清野從河裡摸了幾條魚回家,“我回來了。”

怏怏不樂的坐在炕上。

秦九月看了江清野一眼,“你怎麼了?”

江清野:“我今天好像摸了一條刀魚,你看一下。”

秦九月早就注意到了。

點了點頭,“嗯,然後呢?”

江清野和秦九月商量,“所以一條刀魚可以換一個願望嗎?”

秦九月冇有上當,“你先說,然後我來判斷可不可以。”

江清野:“......”

他轉身。

站在北屋門口,和外麵正在洗洗涮涮的宋秀蓮說,“奶奶,我可以不去學堂讀書嗎?”

正巧江二嫂從外麵進來。

聽到了江清野的話。

攪屎棍子立刻跑去了正屋。

宋秀蓮擦了擦手,進來,“為什麼?讀書多好?讀書可以識字可以有出息。”

江清野糾結的說道,“我要是去鎮上讀書,以後家裡的活誰乾呀?”

宋秀蓮噗嗤一笑,“你在擔心這個?放心吧,家裡的活我和你娘兩個人能做完的,再說了,農忙的時候你們會放農忙假,以前你爹也是這樣。”

江清野:“......”

宋秀蓮又說道,“要是你爹知道,他的孩子也去讀書了,肯定會高興的,你爹小時候功課可好了,從開始唸書就是堂上年紀最小卻功課最好的,你爺爺最喜歡的一件事情,就是偶爾休沐的時候去鎮上接你爹回家,夫子總是會誇獎你爹,你爺爺就開心的像什麼似的......”

說到這裡。

宋秀蓮忽然重重的歎了口氣,“隻可惜,如今你去讀書,你爺爺卻看不到了,你爹可能也看不到了。”

悲從中來。

她忍不住背過身擦了擦眼淚。

江清野雙拳握緊,“奶奶,你彆難過,我去讀書,我一定會好好跟著夫子學習,我會努力做到像爹一樣,不會給您丟臉!”

此時。

江清曠尖叫一聲,“奶奶,大哥,爹的手指動了!”

聞言。

任何事情通通放到腦後,宋秀蓮和江清野忙不迭的跑到炕邊。

連同江清曠和三寶一起,眼睛一眨不眨地盯著炕上的江謹言。

秦九月也靠近了兩步。

伸長脖子,看著炕上的動靜。

她在想,如果江謹言醒了,不承認自己這個在他昏迷的時候被宋秀蓮買回家的媳婦兒,那麼離開江家以後要去哪裡歇腳?

同時又在想,若是江謹言信奉父母之命,媒妁之言,醒來以後承認她這個媳婦兒,那她又要怎麼辦?她甘心和一個冇有任何感情的男人一起睡覺生娃嗎?

心裡亂糟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