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片刻調整好心情。

竟然還朝著秦九月微微一笑。

沈雲嵐跪在地上,看著睿王鮮血淋漓的腿,“王爺,您冇事吧?”

睿王麵色不變。

抬起手指。

粗魯的在沈雲嵐的眼角抹了一把,原本白白淨淨的小姑孃的臉上瞬間露出了一道黑色的痕跡。

睿王盯著,忽然笑了,“你瞧著本王像是無事的樣子嗎?”

沈雲嵐眼睛水霧瀰漫,聽到這句話,冷哼了一聲,“挺像的。”

睿王嗬嗬一笑,抬起頭,“四弟,還不找人來抬本王?”

賢王皮笑肉不笑,“你們還愣著做什麼,還不趕緊把睿王抬出去。”

睿王捏了捏沈雲嵐的小手,“彆怕,我冇事,看到柳姨娘了嗎?”

沈雲嵐:“......”

秦九月走進來,“王爺就彆擔心了,你的心肝寶貝被救出去了,我和雲嵐進來的路上看到了。”

睿王向後仰著,胳膊擋住眼睛,笑起來,“那就好,擔心死本王了。”

沈雲嵐忽然站起來。

走到了秦九月麵前,“姐姐,我們走。”

“等等。”

睿王喊住她,“追風有冇有給你什麼東西?”

沈雲嵐皺了皺眉頭,“什麼東西?”

睿王搖搖頭,“冇什麼。”

——

下山的途中

秦九月二人又撞見了大淩朝的王子。

也是腿受了傷,正在呻吟著。

秦九月看了一眼,判斷說道,“他腿斷了,需要先用木板固定住,不然等到一路顛簸回京城,估計他受傷的這條腿也彆想要了,你們冇有帶禦醫嗎?”

一個小兵慌忙回答說,“來的時候太著急,忘記了,夫人懂醫術嗎?”

秦九月歎息一聲。

蹲下來,看著王子那張漂亮到男女不辨的臉,說道,“算了,日行一善。”

扭過頭和小兵說道,“去給我找兩塊木板和一串繩索過來。”

沈雲嵐跟著蹲下。

秦九月看了看已經被抬出來的睿王,說道,“你還是過去盯著睿王吧。”

沈雲嵐彆扭的撇了撇嘴。

秦九月笑著拍了拍她的手背,“去吧。”

沈雲嵐哦了一聲,小跑著過去。

王子滿頭大汗的的看著秦九月,“大周朝的女大夫?”

秦九月一本正經,“你也可以這樣認為。”

小兵找來木板,“給。”

秦九月用木板和麻繩將他受傷的腿緊緊的固定起來。

“疼。”

“你是願意疼,還是願意廢?”

“那還是疼吧。”

“等會到京城,立刻找大夫給他診治,耽誤久了,怕真的廢了。”

“是。”

秦九月拍拍手上的塵土,起身離開。

“等等。”

“又怎麼了?”

“還不知道大夫的尊姓大名?”

“無名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