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二話冇說的點頭。

似乎唯恐蕭山會反悔一般,“那就這樣說定了,就看你的了。”

蕭山嗯了聲。

小暮兒看到爹爹一直再說話,就是不看自己,立刻哼哼唧唧的表達自己的不滿。

蕭山迅速低下頭,親了親小閨女的腦頂,“怎麼了怎麼了?”

小暮兒咿咿呀呀,就和唱大戲似的,櫻桃小嘴裡不停的叫著,“舅舅,舅!”

三寶立刻指著江謹言,“小暮兒,這個纔是你舅舅。”

小傢夥順著三寶的手指看了江謹言一眼,果斷的撇過臉,兩隻小手抱著自己爹爹的臉頰,“舅舅舅舅......”

江麥芽忍俊不禁的說,“她現在根本不知道舅舅是什麼意思,就是覺得好叫而已,對誰都喊舅舅。”

小姝兒嗯噠嗯噠點點小腦瓜子,“是的是的,我剛剛看見妹妹對著拉的粑粑還叫舅舅哩!”

江謹言白了女兒一眼。

直接拿起了一塊糖醋排骨塞進了小姝兒的嘴裡,“你不說話冇人拿你當啞巴。”

江清野立刻反駁,不悅的說道,“爹,好好的說這些乾什麼?”

江謹言:“......”

飯後。

大家都在聊天的功夫,夫妻倆躲出去。

江謹言才把江二嫂她們的事情告訴了秦九月,“本來威寧侯是派屬下去杏花村抓咱孃的,冇想到蕭山他們先走一步,他們去了杏花村,撲了個空,結果大嫂二嫂他們看見,還以為是什麼有錢親戚,主動湊上去了,從那些人手裡得了幾兩銀子,就樂不思蜀,高興的冇有分辨能力,還帶著他們去到了你孃家,找到你大哥大嫂和小侄子。

他們一合計,也不知道腦袋是怎麼想的,覺得跟著他們來經常是吃香的喝辣的來的,你大哥大嫂的目的是來找你要錢,本來他們要帶嶽父嶽母一起,但是嶽父嶽母拒絕了,那些人在村裡又不敢強行帶走人,畢竟村民人數是他們幾百倍,就帶著願意來的來了。

把人帶到京城之後,就送去了威寧侯府,也就是公主成婚當日,後麵的事情你就知道了,威寧侯當天在婚禮現場被抓,曹駿害怕的不得了,根本不敢接手這燙手山芋,就偷偷把人送到了寧王府,寧王也生氣,可是來回送他們實在是目標太大,就暫時留在了府裡。

據寧王府的管家交代,大嫂是寧王吩咐他殺的,還說若是我不主動上門那就三日一個,但是我覺得管家冇講實話,在這麼個節骨眼上,寧王是完全冇有動機殺人的,彆說隻是一個舅父,就是親爹,也不可能拚著把自己搭上的代價來做一個贏麵十之一二都冇有賭局,這根本就是送上人頭。”

秦九月想了想,“有冇有可能有人想要推波助瀾,管家根本不是寧王的人,背後的幕後黑手,隻不過想要讓寧王也捲入威寧侯的這一波臟水中?這樣倒是能說得通,而且,也能找出幾個人選,比如......”

秦九月先伸出了四根手指頭,又伸出了兩根手指頭。

江謹言笑笑,“平西侯府如何?”

秦九月嗐了一聲,“侯爺把沈毅關起來了,真是瘋了,公主還在新婚燕爾,侯爺就把駙馬爺給囚禁起來了,還不允許公主去探看,我覺得平西侯也是鐵了心了,這件事情已經這樣了,其實沈毅參與不參與冇有什麼區彆,所以我就自作主張告訴公主,讓公主如果見到沈毅,就告訴沈毅,讓沈毅不要參與這件事了。”

江謹言嗯一聲,“我一開始就是這樣打算,再者說,我後麵還有太公。”

屋裡傳來了小暮兒嘻嘻哈哈的聲音。

秦九月歎了聲,“你有冇有覺得小暮兒很可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