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兄妹倆就告辭離開了。

出去廳裡。

正好看見一個背對著她們在收晾乾的報紙的身影。

蕭北戰下意識的停住了腳步。

注意到這一微小的舉動,秦九月的目光,順著蕭北戰的目光落在了明珠的後背上。

忍不住的擰了擰眉頭。

蕭北戰一動不動。

明珠這時轉過了身,笑眯眯的說,“夫人,今日的......”

話冇說完。

在瞥見蕭北戰那張熟悉的臉後,戛然而止。

秦九月第一次見到了明珠的侷促,好像恨不得眼前可以出現一道屏障,將兩人徹底的隔開。

那般的手足無措。

蕭北戰雙手握成拳,那架勢似乎想要打人。

秦九月立刻擋在了明珠麵前,“將軍這是什麼意思?”

蕭北戰一言不發。

隻是目光死死的盯著明珠。

蕭南圓也是一臉複雜。

萬萬冇想到,她和二哥,兩人小半輩子唯一的一點點感情,竟然都和江家有關。

這也真是太巧了!

蕭南圓餘光看了看二哥,隻好替二哥回答說道,“那位姑娘,曾經......曾經在軍營做過細作......偷走了軍營的邊防圖,二哥因此受到了......”

“閉嘴!”

蕭北戰冷嗤了一聲,蕭南圓隻好閉緊了嘴巴。

打死秦九月,秦九月都冇有想到,原來明珠和蕭北戰將軍還有這麼一段。

秦九月看了明珠一眼。

明珠將手中的報紙遞給了秦九月,“夫人,給我一點時間。”

秦九月點了一下頭。

明珠走到了蕭北戰的麵前,“將軍,可否借一步說話?”

明珠在前麵走。

蕭北戰跟在後麵。

兩人走去了後院。

留下的秦九月他們大眼瞪小眼,蕭山小聲說,“這件事我怎麼不知道?”

蕭南圓繼續剛纔未說完的話,“那是你離開軍營之後發生的事情,她......勾引了我二哥,偷走了邊防圖,我二哥被大哥軍法伺候,打斷了好幾根骨頭,在床上躺了整整三個月才恢複,而他一直堅信能回來的,終究冇回來。”

電光石火的一瞬間,秦九月忽然想到了和明珠見的第一麵,明珠提出來的要求便是不會強迫他們去以美色侍人,恐怕也和這件事情有關吧。

後院

蕭北戰眼珠子一動不動的盯著明珠,“為什麼?”

時隔那麼多年,蕭北戰心裡的這句為什麼終於可以當著明珠的麵問出來了。

他......那麼的信任她,那麼的喜歡她。

哪怕身邊所有人都說她是細作,他都堅信她會回來的。

可是她冇有。

明珠根本不敢看蕭北戰一眼,“將軍,對不起。”

蕭北戰猛然上前。

他不想聽對不起。

一句對不起便打碎了他心裡所有的希冀和期盼,一句對不起讓他所有的堅持和爭辯都成了一個可笑的錯誤,一句對不起徹底的粉碎了他們的曾經,那不過是用陰謀編織出來的一場美夢,而已。

他雙手緊緊地握住明珠的肩膀。

那手勁大的似乎要將明珠的肩胛骨粉碎,“我不要聽對不起!你告訴我,你親口告訴我,你不是細作,你說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