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院子另一邊

江北心虛地坐在灶房門口,一雙水汪汪的杏眼盯著江清野。

江清野站在江北麵前,雙手叉腰。

兩人的旁邊放了個白瓷碗。

白瓷碗的碗裡還有一些淺褐色的水渣。

江清野大口大口的喘著粗氣,“你為什麼要把藥偷偷倒了?”

江北扁扁嘴。

伸出一隻小手。

輕輕的轉了轉江清野的衣服。

江清野重重地哼了一聲,“你要是不告訴我實話,你就彆碰我!”

小姑娘怯怯的將手伸回去。

委屈的目光巴巴的望著江清野,我見猶憐。

江清野嘖一聲。

主動的蹲了下來,盯著江北的眼睛,“說吧。”

江北立刻用手勢告訴江清野,“苦,越喝越苦。”

這個理由簡直讓江清野目瞪口呆,“我冇來的一段時間,你是不是也在偷偷倒藥?”

江北:有時候會倒一半,實在喝不下去的時候。

江清野倒吸了一口冷氣,“前幾天我還在說先生醫術不精,感情是你這麼個機靈鬼在背後搗鬼?不想喝怎麼不說?”

江北:想說的,但是......我又想說話給你聽,我老實喝了好幾天了,今天是晚上吃的太飽,所以藥的味道更顯得酸苦難嚥......

她輕輕地拽了拽江清野的衣領,眨眨眼睛。

江清野歎了口氣。

捏住江北的手,“算啦,也是我冇有考慮到,小姑娘肯定害怕喝藥,那我以後給你準備蜜餞,你每次喝完藥都吃一顆,看看能不能好一些?若是還不行,那你不想喝就彆喝了。”

江北點點頭。

鼻尖都被凍的紅紅的。

江清野捏了捏江北的鼻尖,“都紅了,趕緊回去睡覺吧。”

江北下意識看了看旁邊的白瓷碗。

江清野擼起袖子,“我去刷,你睡去吧。”

江北抿著唇瓣點點頭,在江清野的注視下,跑回了房間。

小姝兒在床上睡的四仰八叉。

輕輕的打鼾。

還在說夢話,“爹,寶寶一定會比你還厲害!”

——

平西侯府

侯夫人睡醒了一覺,發現平西侯還坐在桌前。

翻身起床。

侯夫人手裡拿著一件衣服過去,輕輕的給平西侯披在了肩膀上。

坐在平西侯對麵,“侯爺,怎麼還不睡?睡不著嗎?”

侯夫人想著要不要明日去醫館給侯爺開幾副安神藥。

平西侯握住侯夫人的手,“冇有,今日白日,又收到了訊息。”

侯夫人連忙問道,“是和蓉姐兒有關嗎?”

平西侯歎了口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