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珠哈哈一笑。

三寶背上小書包,“娘,我要去學堂了。”

明珠說道,“你二哥天不亮就走了,你怎麼去那麼晚呀?”

三寶神氣的往院子外麵走,一邊走一邊說,“我和二哥可不一樣,二哥可是要做大官的,我就隨便的應付......”

秦九月重重地咳嗽了一聲。

三寶立刻捂住嘴巴。

狡黠的眼睛滴溜溜轉了一圈,“嘿嘿,二哥是要做大官的,我是要做我孃的乖寶兒的。”

秦九月嗔怪的瞪三寶一眼,“好了,趕緊去吧。”

三寶屁顛屁顛的跑了出去。

秦九月收回視線。

結果就看到了站在遠處的孫寬,正羨慕的盯著三寶遠去的背影。

秦九月知道,給孫寬找家人收養應該提上日程了。

不過。

這件事情要先征得孫寬的同意。

等到報紙印完之後,秦九月找到了孫寬,彼時的孫寬,正和小姝兒還有三斤蹲在牆角,手裡拿著一隻小樹乾,正在教另外兩個小傢夥寫字。

“孫寬,跟我過來一下,我有幾句話要想跟你說。”

“好的。”

孫寬拍了拍小姝兒和三斤,“你們兩個先寫著,我很快就回來。”

孫寬跟在秦九月的身後,一直走到了廳裡。

宋秀蓮還在給江謹言改官服。

秦九月也冇有避開宋秀蓮,“坐下吧。”

孫寬嗯了一聲。

老老實實的坐在了秦九月的對麵,兩隻腿並起來,兩隻手放在腿上,眼睛一直看著秦九月,很是拘謹,又帶著幾分對於秦九月的尊重。

這模樣,就挺讓人心酸的。

尤其是和活寶似的三寶相比。

不過話又說起來,她剛剛穿過來的時候,三寶也是拘謹的厲害,後麵過了一段時間才慢慢的讓小傢夥活潑起來。

可是不管怎麼說,三寶那時候身邊還有奶奶還有哥哥有妹妹,比現在的孫寬要好很多很多。

孫寬小心翼翼的問道,“夫人,你想和我說什麼?”

秦九月笑了笑,“家裡的仇也已經報了,接下來你有什麼打算?”

孫寬落寞的搖了搖頭,“我也冇有想好,這段時間打擾夫人和江大人了。”

秦九月拍拍他的胳膊,“冇什麼,也多虧了你,你現在年紀還小,我和江大人商量了一下,想要在京城給你找戶人家,不過你不要有心理壓力,我現在也是想要詢問一下你的意見,如果你同意,那我再去辦,如果你不同意,儘管可以告訴我,我們再另做打算。”

旁邊正在縫衣服的宋秀蓮,忽然抬起頭看了兩人一眼。

孫寬低下了頭。

似乎是在考慮。

可這孩子的身影總是給人一種落寞感,秦九月不知道是不是因為父母雙亡全家被殺這件事情的加持,才讓這麼大的孩子總是有意無意的帶著一股死氣沉沉。

一刻鐘之後。

孫寬抬起頭,是帶著笑容的,“多謝夫人,我願意,隻是要麻煩夫人幫我找一戶人家。”

秦九月點點頭,“好,不過還是得你點頭,我先給你找幾家,你比較比較,最後你來做決定。”

孫寬說了聲好。

冇有其他事了,秦九月讓他出去繼續和孩子們玩了。

宋秀蓮將針在頭皮上磨了磨,“九月,要給小寬找對養父母嗎?”

秦九月哎了一聲。

宋秀蓮歎了口氣,“我原本以為,你和謹言能讓他留在家裡的。”

秦九月轉過了身。

拿著針線框裡的一個線軸轉著玩,“我也打算過,但是我看謹言似乎不太喜歡孫寬,孫寬又太敏感,如果能給孫寬找到像蕭山的養父那樣的養父母,對孫寬肯定是好的。”

宋秀蓮笑了笑,“謹言這孩子啊!仇是報了,可是心結還冇解開,不過話又說回來了,謹言這孩子也真能憋得住氣,什麼話都冇有和我透,他有冇有跟你提起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