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的好壞是不是和體內流的血液有關。

那這麼說起來,等他長大以後,會不會也變成像爹那樣的壞人?

有時候自己會陷入一種恐慌,無法自拔。

最厲害的時候。

他甚至想要在案子查清楚之後,自己殺死自己。

可是當他那一天被江大人從監牢裡放出來,濃重的發黴味道,為外麵清新的味道所代替,漫無目的的黑暗被眼前盛放的海棠花所代替,孫寬又覺得,自己興趣可以努力一下,努力的去做一個好人。

而今天在這裡,孫寬也清楚的明白,做一個好人,是人活在這個世上理所應當的,而不應該是由誰為自己的這個想法負責的。

更何況是江大人和江夫人她們。

所以孫寬就釋然了。

江大人和江夫人願意幫自己尋找一戶人家收養,已經是他莫大的福分了。

就算如今江大人和江夫人要把他從家中趕出去,再也不管他的日後,都是正常的。

所以他不應該奢求太多,他應該安於現狀,然後努力的做一個好人。

壞人。

是不會有好下場的。

如同他的父親,姑姑,姑父,已經不是表哥的表哥......

——

沈毅和朝陽公主原本是想請江謹言夫妻倆吃飯的。

可這邊還冇有開口邀請。

宋太公那邊倒是組了一場飯局。

這場飯局,宋太公提前好多天就和江謹言提起過,是為他的小兒子一家接風洗塵的,不過因為前段時間曹知章的案子,就一直給耽擱下了。

如今,案子成功的了結,江謹言也被升為大理寺少卿,正好接風之喜加上升官之喜,也勉勉強強算是雙喜臨門。

下午。

秦九月讓孩子們去換新衣裳,三寶和小姝兒屁顛屁顛的去了。

江清野和江清曠對視一眼。

江清野忍不住說道,“我們不去。”

秦九月盯著兩人。

江清野哎呀一聲,“你們大人的場合,拉著我們做什麼?到時候你們一邊喝酒一邊叭叭叭,我們又不是三寶這樣的小孩子,隻知道吃喝,我們坐在那裡就跟傻子似的,我纔不去呢。”

江謹言隨意道,“算了,不去就不去吧,我看等到你喬遷侯府的時候,宴請賓客,你怎麼做。”

江清野:“......”

威脅他?

那也不去!

秦九月和江謹言隻帶著三寶和小姝兒前往宋府。

快到宋家的時候。

前麵一個佝僂著身子的男人,忽然轉身,一不留神就撞到了小姝兒。

小姝兒一屁股跌在地上。

手裡的糖葫蘆落了地。

秦九月霎時蹲下。

把小閨女抱起來,拍了拍屁股後麵的土。

“抱歉抱歉,我不是有意的,我…我賠你們糖葫蘆。”

男人從錢袋子裡倒出來了幾個銅板,就要遞過去。

秦九月抬起頭,“是你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