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差不多了,距離南詔很近。”

提起南詔,大少夫人忽然說了句,“一直聽說南詔有聖女,是真的假的?”

二少夫人微微一笑,“我們小時候也經常聽到家裡的老人說起一些傳說,說是南詔的聖女都是女媧後人,不過傳說中的女媧後人都是人頭蛇身的,南詔的聖女就是普普通通的小姑娘。”

朝陽公主感了興趣,“聖女是做什麼的?”

二少夫人抿了抿唇,“好像是保佑當地風調雨順,五穀豐登,聽說若是哪一年風雨不好,聖女就會祈求上天保佑,上天聽到聖女的祈禱,就會實現聖女的願望。”

朝陽公主恍然大悟的點點頭,“原來是這樣,那聖女會嫁給什麼人呢?是當地很厲害的人,還是當地很厲害的大官?”

二少夫人笑了笑,“聖女是不能嫁人的,一輩子都不能嫁人。”

朝陽公主哎了一聲,“既然聖女不能嫁人,那一代一代的聖女又是如何傳承下來的?”

二少夫人說道,“選出來的,上一任聖女三四十歲的時候,就開始選下一任聖女,要從一到三歲的女孩子中間選擇,選出來的女孩子要由聖女帶十年,十年以後小聖女當上聖女,周而複始,曆來如此。”

朝陽公主輕輕的點了點頭,“原來是這樣呀!聖女也挺可憐的。”

大少夫人倒是很罕見自己的這位弟妹竟然一次性會說這麼多話,不過話又說回來,可能是平日裡每次聊天的時候,自己總會挑自己喜歡的話題,所以才導致弟妹總是笑著默默的傾聽著,從來不和自己有任何的溝通。

可能也是自己的交流方式出了問題。

大少夫人在心裡反思了一下。

“哇——”

小姝兒忽然哭著跑了進來,“娘,兩個哥哥都不帶寶寶玩,他們把寶寶丟在魚池旁邊,騙寶寶說魚兒會說話,讓寶寶等,然後他們兩個人偷偷的跑去玩了嗚嗚嗚......”

小姑娘哭的梨花帶雨。

聞言。

大少夫人已經擼起了袖子,“這個宋輝,看我不打死他,怎麼能欺負妹妹呢?”

秦九月忙道,“彆介彆介,小孩子之間鬨著玩,少夫人不必介懷。”

然後把小姝兒抱在了自己腿上。

從腰間抽出手帕給小閨女,仔仔細細的擦了擦小臉,“外邊風大,小臉沾上了眼淚容易皴了,我的寶。”

小姝兒窩在秦九月懷裡,悶悶的小奶音狠狠的說道,“不要小哥了,不讓小哥回家了,讓小哥和宋哥哥一起睡吧。”

二少夫人瞧著小姝兒,“小姑娘今年幾歲了?”

小姝兒立刻張開五指,“五歲啦,過年就要六歲啦。”

二少夫人溫柔可人的一笑,“希望我們家柔兒五歲的時候也這麼活潑,江夫人,我想問一下你們家寶寶三歲的時候怕人嗎?”

秦九月冇說話,小姝兒就搶先說,“我不怕人的,我從來都不怕人,我隻怕村口的大狼狗。”

秦九月噗嗤一笑,想了想第一次見到小傢夥的樣子,“有點吧,不過處上大半天就冇事了。”

二少夫人咬咬唇瓣,“我家柔兒就怕人,很怕很怕,人一多了,不管熟悉的還是陌生的,都要躲在我懷裡,也不愛說話,平日裡都要催著她才肯叫人。”

秦九月勸慰說道,“這倒不必太擔心,小孩子的性格不同,有的小孩子內向一些,有的小孩子偏外向,我家娃娃就是偏外向,這也不太好,在外麵跟人家說上幾句話,可能就會被人家拐跑了。”

小姝兒撅著嘴巴,不滿的說,“娘,我纔沒有那麼笨呢!我知道,不要輕易和陌生人說話,也不可以要陌生人的東西吃,更不可以隨便跟著陌生人走,娘說的我都有記得,都記在了我聰明的小腦袋瓜裡,嘻嘻嘻。”

二少夫人看著一臉羨慕的緊。

她家的寶寶一歲的時候才勉強認人,一歲半纔會走路,說話也是比彆人家的孩子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