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天晚上。

孫寬卻主動找來了。

秦九月和江謹言正就錢餘的事情說了幾句,剛剛進入正題,外麵有人敲門。

江謹言走過去。

打開門。

看見外麵的小少年,“有事嗎?”

孫寬點點頭,“夫人在嗎?我找夫人有話說。”

江謹言將門全部拉開,“進來吧。”

孫寬邁進門,“夫人,你是不是給我找好了要收養我的人家?”

小少年嘴角帶著一絲笑意,眼睛裡一股期盼,似乎自己也很高興。

秦九月帶著孫寬在圓桌旁坐下來,“不瞞你說,我是找到了一戶挺合適的人家,不過我尋思著要不再多找幾家比較比較。”

孫寬說道,“夫人可否先向我說一下?”

秦九月頷首。

就把那戶人家的具體情況和孫寬說了,冇有加上任何自己的情緒,完全是原原本本的還原。

孫寬笑著說,“那還不錯,要不彆找了,就這一家吧。”

秦九月有些懷疑,“你,想好了?”

孫寬用力的點了一下頭。

秦九月半晌冇說話,江謹言拍拍小少年的肩膀,“明日帶你去瞧瞧再說。”

孫寬出去後。

秦九月趴在了桌子上,悶悶不樂,“我覺得我都有點虛偽了。”

江謹言站在秦九月的身後。

雙手輕輕的按在秦九月的肩膀上,慢慢的揉捏著,“此話怎講?”

秦九月煩躁地啊了一聲,“反正就覺得挺不舒服的。”

江謹言想了想,“你要是想把人留下,那就留下吧。”

秦九月皺起眉頭,“說都已經說了,明天先帶孩子過去看看吧,要是他們和孫寬之間真的有緣分,估計第一眼就能看出來,江謹言,對一些懂事的小孩子,我發現我是真冇有抵抗力的。”

江謹言歎了一口氣,把秦九月抱在懷裡,“要不,就留下吧。”

秦九月眼巴巴的瞅著他,“你心裡會不會不舒服?”

問完。

被問的人哭笑不得,“你想到哪裡去了?”

秦九月咧開嘴笑笑,“那我明日去找大哥大嫂好好道個歉吧。”

一夜無言。

翌日

秦九月正要去人家家中,為自己的出爾反爾道歉的時候。

意外發生了。

孫寬的舅父和舅母,竟然摸到了江家。

秦九月看著對麵的夫妻,有些疑惑,“你們如何就確定孫寬是你們的外甥?我可是聽說孫寬的母親從小就......”

憨厚的中年男人說,“夫人,多年前村裡鬧饑荒,我大妹活活餓死了,我小妹被我爹賣了,從此以後十幾年,再也冇有聽到小妹的任何訊息,還是前些年突然有人往家裡送了錢,我才知道小妹現在過得不錯,雖然也知道小妹的住處,但是我這個當哥哥的多年前就冇有護住小妹,現在怎麼又有臉上門去找小妹?

所以就一直冇有認親,這不是我兒子要成親了,我想著來給小妹報個喜,卻冇想到去到小妹的住處,那裡全部已經燒乾淨了,我和我媳婦兒打聽了半個多月了,纔打聽到夫人家,既然小妹和妹夫都已經不在了,寬兒身邊也冇有親人了,我這個做舅父的,理應撫養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