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還未亮。

便有人來,砰砰砰的用力打著江家的大門。

聲音在寂靜的淩晨尤其響亮,附近的雞叫狗吠,同時響徹雲霄。

秦九月推了江謹言一把,“好像是在敲咱家的門。”

江謹言也聽到了。

一個骨碌坐起來,“我出去瞧瞧。”

蕭山已經先一步的把人帶了進來,“什麼事兒?大早晨要翻天?”

帶著被吵醒的不喜。

剛好江謹言已經走到,看到來人,“怎麼了?是太公找我?”

來人正是常年跟在宋太公身後的小書童,“大人,太公讓我來請你和夫人去一趟,出了點事情。”

江謹言頷首,“稍等。”

要回去叫九月起床呢,冇想到秦九月已經跑了過來,“怎麼了?”

三言兩語的說完。

夫妻倆急匆匆地跟著來人去了宋家。

蕭山打了個哈欠,重新的關上門,掛上門栓,“這一天天的!”

回去接著媳婦孩子熱炕頭了。

此時此刻的宋家,可謂是人仰馬翻。

錢餘不知道怎麼得知了宋家,也知道了鄒月蓮如今就在宋家,一大早就衝了來。

撒潑打滾。

好說也不聽,歹勸也不聽。

可偏偏又不能做得過分了,畢竟身份在這裡擺著,不管宋家如何做,最後興許都會落到一個欺負老百姓的下場。

宋太公纔想起了秦九月。

如今能在錢餘麵前說上兩句話的,恐怕隻有幫助錢餘看到尋人啟事的秦九月了。

所以宋太公才差了人去了江家叫來了夫妻倆。

夫妻倆匆忙趕到。

看到的就是錢餘跪在宋太公麵前,痛哭流涕,“大人,求求你們大發慈悲,把我媳婦兒還給我吧,你們有錢又有權,什麼樣的媳婦兒找不到?為什麼非要來搶我媳婦兒?”

宋太公氣得臉色蒼白,唇瓣不停的抖動著,偏偏又不能發脾氣。

旁邊。

宋二少爺一言不發,垂手而立。

宋家的護院圍了一圈,可冇有宋太公的指令,也不敢貿然上前。

秦九月走了過去,“錢餘。”

錢餘一把鼻涕一把淚的擦了擦,抬起頭,“夫人,我家娘子就在他們家裡藏著,我求求你幫幫我,讓我見我家娘子一麵,求你了,要不然,等到天亮了我就去告官,我豁上我這條賤命,我也要把我娘子帶回鬆州去!”

秦九月扔給了錢餘一塊手帕,“先擦擦。”

江謹言在旁邊蹙了一下眉頭。

秦九月半蹲下來,“我且問你,你是如何得知宋家的?”

錢餘目光閃爍了一下,“我通過你和那位公子的對話猜出來的。”

秦九月哦了一聲,“錢餘,你有冇有想過,當初你親眼看著鄒月蓮被王員外帶走,在鄒月蓮的心裡,已經放棄了你這個所謂的丈夫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