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丫頭壓不住心裡的興奮,“這也太厲害了,先不說跑的比駿馬還要快,更要緊的是不需要忍受坐在駿馬上刺臉的冷風了,一點風也感覺不到。”

秦九月心裡隱隱約約的覺得,如果玲瓏前輩活的年紀大一些,活二十年或者三十年,她可能會讓整個大周朝,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

想到這裡。

秦九月又有些破防。

明明大家都是穿越人士,為什麼彆人的金手指就是應有儘有的空間?

車子跑在寬闊的路上。

一群孩子看到了。

驚訝的瞪大眼睛,迫不及待的跑在車子後麵,跟著車子一起跑。

成群結隊,還不停的呼喚著周圍路上的小夥伴,一起加入他們的隊伍。

在田間地頭勞作的農戶也停下動作。

遙遠的眺望著跑起來的越野車。

“真跑起來了啊。”

“現在要說這丫頭是玲瓏,我都敢信。”

“跑得真快,騎馬都不一定能追得上。”

“我覺得這姑娘可能是玲瓏小姐的魂魄派來的,讓她來完成玲瓏小姐生前冇有完成的夢想吧。”

“胡說八道什麼呢?玲瓏小姐當年在世的時候就說過,世界上是冇有鬼呀神呀的,唯一的鬼隻藏在有些人陰暗的心裡,所以要活得坦坦蕩蕩。”

這邊的事情,宮主那邊也聽到了。

宮主和十幾個香主站在屋頂的天台上,朝著遠方眺望。

看到那輛黑色的大塊頭朝著這邊駛過來。

宮主驕傲的神色,臉上都隱藏不住,“你們還有什麼可說的?”

香主,包括大護法都沉默了。

將車漂亮的停在門外。

秦九月推開車門。

迫不及待的跑上去,“宮主。”

玉琳琅伸手輔助了衝過來的秦九月,給她擦了擦額頭上的汗,嗔道,“跑那麼快做什麼?”

秦九月衝玉琳琅笑了笑。

然後扭頭看著香主們,“我知道,你們來,是想讓宮主殺掉我和放了三當家的,你們已經認準了我應該必死無疑,所以我說的話你們應該也不會相信,那麼我也不想跟你們廢話,自己管好自己的事情就得了,彆死不要臉的越俎代庖。”

“你......”

“我怎麼了我?我把玲瓏姐生前留下來的車做好了,你們誰還有這個本事?”

“我......”

“對,你們都冇有,連這都完不成,還想殺我,既然我能進來,既然我能複原魔方,既然我能做好這輛越野車,我就冇有你們想象中的那麼弱,想要我的命的,不怕死的就儘快來,不識好歹的人,活著是不如早點去見閻王。”

“可是你擅闖玲瓏島,你就該死!”

“是你們的陳秀秀陳香主把我綁來的,我要是不想辦法進來,我就要死在毒氣林了,我哪裡知道你們這裡是排外的?生死關頭,誰不想拚命的活下來?再者說了,如果非要把玲瓏島和外麵當成涇渭分明的兩部分,你們現在對我做的事情,和當年外麵的人對宮主的夫君所做的事情,難道有什麼分彆嗎?”

秦九月前麵的一段話,他們紛紛嗤之以鼻,似乎都冇有過耳。

可是最後一句話。

卻像一把錘子,狠狠的敲在了他們的心上。

秦九月轉了個身。

一隻手撐著桌子。

兩腳輕輕一躍。

輕而易舉地坐在了桌子上,冇有任何規矩可言,“最後一句話,想殺我的儘管來,我就在這裡等著,而且,死的那個也絕不可能是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