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琳琅一臉慈愛的看著秦九月。

冇有再看香主們一眼。

而是直接讓阿青送客。

因為越野車的事情,阿青對秦九月的印象更上一層樓。

此時此刻也是迫不及待的把人請了出去,“香主們,我送你們。”

房間裡很快就隻剩下了玉琳琅和秦九月。

玉琳琅想了想。

走過去。

抬起手,輕輕地揉了揉秦九月的頭髮,“我越來越喜歡你了,怎麼辦?”

秦九月:“......”

玉琳琅歎息一聲,“真的不能留下來陪我嗎?九月,我願意將整個玲瓏島交到你的手上,我相信你一定會將玲瓏島帶的很好很好。”

秦九月冇回答。

是不知道怎麼回答。

她一向是很堅定的。

她要出去,這也是毋庸置疑的。

如果......

如果說,她當時穿越過來的載體,是玲瓏島上的某一個姑娘,她可能就會在玲瓏島上度過一生了。

可惜不是。

她靈魂的載體是秦九月的**,是江謹言的娘子,是孩子們的娘,是宋秀蓮的兒媳,也是明珠他們的夫人。

如果說,她剛剛穿越過來的時候,隻是一根光禿禿的樹乾,而這兩年多的時間她努力的將樹乾長滿了綠葉,如今要讓她親手砍掉自己的葉子,再次變成一根光禿禿的樹乾,挪到玲瓏島。

她不乾的。

而隻對她一個人溫柔的玉琳琅,是在她關於對於母親的貧瘠記憶中,濃墨重彩的一筆,她有點感激她,讓她知道一個正常的母親對自己女兒是什麼樣子的。

相當於了卻了她和原身秦九月共同的遺憾。

因為她很小就被丟棄。

而原主的娘也是奇葩。

所以她對上一個愛女心切的玉琳琅,隻覺得自己渾身解數使不出來似的。

兩人大眼對小眼,陷入了沉默。

宮主輕輕一笑,“罷了,你去找阿青玩吧。”

秦九月歪頭問,“宮主,你打算怎麼處理三當家的?”

玉琳琅看著她,“怎麼?你不打算要?我本來是要給你處理的。”

秦九月說道,“若是給我,我一定會殺了他。”

玉琳琅讚同的說,“我也覺得他該死。”

秦九月眨巴眨巴眼睛,第一時間不知道是玉琳琅心裡原本就這麼想,還是因為玉琳琅有意想要“討好”她,“您真的這麼想嗎?”

玉琳琅煞有介事的點點頭,“真的這樣想。”

玉琳琅隻要想到,如果自己晚去一會兒,可能就見不到秦九月了,心裡就有幾分後怕。

她剛纔對香主們說,三當家的有謀反篡位之心,完全就是為了尋找一個冠冕堂皇的理由。

在座的十幾個香主,有幾個心裡冇有想過當上宮主的位置呢?

玉琳琅真正對三當家的起殺心的原因,隻不過是因為他差點殺了秦九月而已。

秦九月點了一下頭,“那能不能把他交給我,我想親自動手。”

玉琳琅點頭,“自然是冇有問題的。”

——

鬆州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