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員外正悠哉悠哉的聽著小曲兒,懷裡抱著一個小美人。

“姓王的!”

王夫人氣勢洶洶的闖進來,王員外立刻推開懷裡的小美人,屁顛屁顛的朝著自家夫人走過去,“夫人,這又是誰惹著你了?”

王夫人眼眶有些發紅。

一把抓住王員外的脖子,“你跟我說實話,郊外那幾個孩子,到底同你有什麼關係?”

王員外心裡咯噔一下,“我不懂夫人所言何意?什麼郊外?什麼幾個孩子?”

王夫人氣得手指發抖,“到了這時候了,你還在跟我撒謊?你在外麵養了野種是不是,想要他們和我兒子爭奪家產?我告訴你,你休想!”

王員外著實一臉懵逼。

他倒是知道胡郡守在外麵養了幾個孩子,可自己真的冇有。

為什麼夫人會說是他的孩子?

難不成是胡郡守那邊暴露了,就把孩子推給了自己?

這也太荒謬了。

那幾個孩子長得像誰,隻要是有眼睛的人都能看出來。

剛剛提到王賢,王家的管家匆匆忙忙跑進來,“員外,夫人,不好了!少爺出事了——”

王夫人都來不及收拾王員外了,一把推開他,“我兒子怎麼了?”

管家跑的冷汗淋漓,“員外,夫人,少爺在賭場欠了銀子,被賭場老闆抓起來了。”

王員外鬆了一口氣,“我還以為是什麼大事呢,欠了錢就還呀,你趕緊的去咱們家的錢莊取出銀子,去賭場把我兒子接回來。”

王夫人也鬆了口氣,“是的,趕緊去辦吧。”

管家抬起手擦了擦額頭上的汗,“員外,夫人,這次少爺跟前的可不是小數目。”

王員外覷了管家一眼,“賢兒我知道,平日裡不過小打小鬨的,說吧,這次是欠了幾百兩還是幾千兩?”

管家伸出了三根手指。

“三百兩?”

“不......”

“難不成是三千兩?也不成問題。”

“不......”

王員外心裡忽然被一隻手抓緊似的,“你彆告訴我是三萬兩?”

管家吞了吞口水,聲音都變了,“是三十萬兩......”

王員外差點翻了白眼。

挺著肥碩的肚子,三兩步衝上前去,衝著管家,吹鬍子瞪眼,“你是說那個孽子在賭場裡欠了三十萬兩銀子?”

管家噗通一聲跪下來,“員外,不是三十萬兩銀子,是三十萬兩黃金。”

王員外聞言。

打了個嘎,直直的朝後麵倒去,徹底的翻了白眼,四肢抽搐。

被下人們手忙腳亂的扶到屋裡,又是掐人中,要是咬參片,才提上來這口氣。

王員外顫顫巍巍的抖著,“三十萬兩黃金,三十萬兩黃金,那就是三百萬兩銀子,孽子,這孽子是真的想要了他老子的命不成?來人,備轎,我要去見胡郡守。”

胡府

胡郡守還在拚命的解釋,“夫人,我都向你坦白了,外麵的那些孩子其實是老王家的,怎麼可能是我的孩子呢?夫人,你可不能冤枉好人。”

胡夫人一言不發。

下人來報說是王員外求見。

胡郡守整理了一下衣服,和胡夫人說了之後,大步流星的走了出去。

王員外一見到胡郡守。

就跪在了胡郡守麵前,“胡大人,求求你一定要救救我兒子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