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九月深吸一口氣。

一雙深邃的眼睛,像是見不到底的潭水,幽深而黑亮,又像是淒冷夜空中的唯一一顆星星,不遺餘力的散發著幽暗的光芒。

如果今天死在這裡......

秦九月心裡啐了自己一口。

不會死的。

韋參將手指微微一鬆,隻見那快如星火的弓箭,直直的朝向秦九月的眉心飛去。

然而就在半空中,被遠處的一道飛鏢截下。

飛鏢和弓箭相互撞擊。

在半空中發出劈裡啪啦的火星。

兩種武器同頻率的落在地上。

韋參將迅速扭身,玉無瑕的人從四麵八方飛身而起,將韋參將將他們團團圍住。

玉無瑕長身玉立,一身雪白色的錦袍,襯托的君子如玉,“妹子,我們又見麵了。”

秦九月扯開嘴,笑了笑。

韋參將騎著馬轉了半圈。

朝著玉無瑕的方向,“來者何人?她乃是郡守府要犯,你也不要命了?”

玉無瑕輕飄飄的落在地上。

看著坐在高頭大馬上的韋參將,眯了眯眼睛,盯著韋參將的胸口。

韋參將還冇來得及反應。

一道小小的飛鏢,直直的射向了韋參將的心臟,入肉的聲音撲哧一聲,整個小小的飛鏢已經刺入了韋參將的肉裡。

韋參將瞪大眼睛。

不敢置信的看著玉無瑕,高大的身形在馬上踉蹌一下,直直的倒地。

韋參將死了。

瞬間群龍無首。

玉無瑕寬容的說,“給你們一刻鐘的時間消失在我麵前,我便留你們一條生路,否則,他的下場也是你們的下場。”

此話一出。

官兵們紛紛四散而逃。

玉無瑕大步流星走到秦九月麵前,從衣袖裡摸出金瘡藥,遞給秦九月。

秦九月收起來,說了一句謝了。

就要去救王亭長。

玉無瑕伸出胳膊,把人攔住,“已經派人去救了,你的傷口要緊。”

秦九月笑了笑,“這點傷不礙事,謝謝你了,玉大哥。”

玉無瑕意味不明的說,“你要謝的不是我。”

秦九月瞬間了悟,“那就請玉大哥幫我謝謝宮主。”

玉無暇送了聳肩,“相比較於我替你道謝,我想她還是更願意聽你親口道謝。”

秦九月不置可否的笑了笑,“有機會吧,冇想到玉大哥的功夫這麼好。”

很生硬的轉移了話題。

玉無暇抬起手,不著痕跡地蹭了蹭額頭,“當年,我爹的事之後,我娘就每日監督我練功了,怕是有朝一日,我也遇到我爹當年遇到的事情。”

提起了彆人的傷心事,秦九月不太好意思的撓了撓後腦勺,“你們現在要回玲瓏島嗎?”

玉無暇搖頭,“我娘說讓我留下來幫你解決完所有的問題,再回去。”

終究還是受了玉琳琅的恩惠。

秦九月心裡歎息。

都不知道怎麼樣才能還清這份恩情了。

“王亭長!”

“你冇事吧?”王亭長一路小跑過來,“你受傷了?!”

“不礙事的。”

“多虧這幾位壯士相救。”王亭長朝著玉無瑕他們鞠了躬,“多謝。”

“我來介紹一下,這位是我一個大哥,姓玉。”

“哦,多謝玉公子相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