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罕見的。

江謹言一直不怎麼待見玉無瑕,這會兒卻是笑意盎然,“是的,日後九月就是大哥的親妹子了。”

玉無瑕怎麼聽不出江謹言話裡的意思?

隻是嗬嗬一笑。

意味深長的說了一句,“若是我妹子還冇成親,我和娘指定不會讓她嫁給你的。”

話外之意:你配不上我家妹子。

江謹言儒雅一笑,“玉大哥也說了若是,既然是如果,那就冇必要說了。”

話外之意那就是:趕緊閉嘴吧你。

玉無瑕哼了一聲,轉眼又問道,“你們打算什麼時候啟程?”

江謹言回答,“後日。”

玉無瑕點了一下頭,“到時候可能冇空來送你們。”

玉無瑕很討厭送人。

即便知道這次送九月他們和之前送彆爹和妹妹不一樣,可是玉無瑕也不想送人了。

江謹言微微頷首。

過了一會兒。

秦九月顛顛兒的跑了進來,“江謹言,今天晚上你自己睡,我和娘睡。”

江謹言:“......”

他微笑著點頭,“好。”

玉無瑕在旁邊幸災樂禍,“我這妹子總算還不錯,冇有娶了媳婦忘了娘。”

江謹言斜斜的覷了玉無瑕一眼,這話用在這裡合適嗎?

江謹言轉身往屋裡走。

玉無瑕跟上去,“妹夫,今天晚上需不需要我陪你啊?”

江謹言:“......”

他現在覺得玉無瑕這個人是真的很煩。

第一眼見麵的時候覺得玉無瑕這人一定是話少人狠類型的,萬萬冇想到現在會這麼囉嗦。

玉無瑕跟著江謹言,“妹夫,聽說你的墨家劍法十分厲害,要不要切磋一下?”

江謹言腳步頓住。

扭頭。

稍稍的點了一下,“好。”

兩人一前一後出了門。

輕輕一躍。

靈活的身影便消失在了屋頂之上。

秦九月哦豁一聲,“這是要去做什麼?”

玉琳琅拉著秦九月的手,不肯放開,“管他們,愛怎麼怎麼,明日,我派人給你把車送來,順便再送你一些好東西。”

秦九月想要那輛車。

十分的想要。

但是現在卻不忍心,“娘,越野車你還是留下吧,畢竟是玲瓏姐留下來的東西,你看著也好睹物思人。”

玉琳琅哎吆一聲,“不瞞你說,之前我也是這麼想的,但是呢,玲瓏之所以造出那輛車,應該也是想要它可以跑在路上,比八匹駿馬跑的還快,這纔是玲瓏造出她的價值所在,如果玲瓏知道你會駕車,肯定也會很高興的,放在我這裡,我是可以睹物思人,但是玲瓏之所以造出這輛車的目的和願望就落空了,所以還是給你最好了。”

秦九月點了下腦袋,“好,娘,我一定會好好保護的。”

玉琳琅拉起秦九月,“時間不早了,我們去床上聊天。”

兩人拉著手離開。

屋頂上。

一黑一白,兩道身影打的不可開交。

玉無瑕勾唇,“我小看了你。”

江謹言嗤笑,“我高看了你。”

玉無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