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清野直起腰來,“哎,你回來啦?!”

秦九月走過去。

打量了一下江清野,“又逃課了?”

江清野連呼冤枉,“這次是真的冤枉,我冇逃課,侯府那邊已經被收拾得差不多了,我今天是特意和先生告假,等一會兒要去侯府那邊檢視,估計很快就可以搬進去了,既然你回來了,那你等會兒和我一起去唄。”

秦九月摸了摸江北的小手,對著江清野點頭,“成,其他人呢?”

江清野嗐了一聲,“你出去這麼久,自然不知道,就那個什麼平西侯府的侯夫人,也不知道怎麼就和奶奶關係好了,今天天氣晴朗,他們一起約著去京城東邊的香山燒香拜佛了,三寶和小姝兒吵著跟著一起去,姑姑把小暮兒也帶上了,至於姑父......當然是寸步不離的跟在姑姑身邊當護衛,明珠姨母也一起了。”

秦九月緩緩的頷首。

平西侯府的侯夫人和宋秀蓮,怎麼能扯到一起去?

“你們倆怎麼冇去?”

“北北前幾天感染了風寒,我怕山上風大,就冇讓她去。”

“清曠呢?”

“那個小學究,除了在書院學習,還能去哪裡?”

“你也該跟著你弟弟學。”

“那我可學不來。”

“......”

這邊話還冇說完。

門外就進來了幾個人,“夫人,東西給您放到哪裡?”

秦九月連忙推開江清野,“能運進來嗎,不能的話就先放在門外。”

來人看了看江家的大門,“估計不能。”

秦九月出去,“那就先放在牆根這邊吧。”

隻見那輛黑色的大塊頭被從幾輛馬車組合起來的巨大馬車上運下來。

江清野站在門框,“好傢夥,這是什麼玩意兒?”

秦九月自豪,“是比馬車跑的還快的車。”

江清野撇嘴,“你是覺得我長得像傻子嗎?”

秦九月切了一聲,“到時候你就知道了。”

將越野車放在了牆根。

又把木箱子遞給了秦九月,秦九月隨手遞給江清野。

江清野掂量了一下,“還挺重的,裡麵都是什麼?”

秦九月聳肩,“我也不知道。”

江清野:“......”

等到裝卸工離開之後,秦九月去屋裡舀了一瓢水,然後灌進了油箱。

一條胳膊搭在越野車上,秦九月嘖了一聲,“帶你們去兜兜風?就去墨武侯府吧。”

江清野吞了吞口水。

立刻搖頭,“我不要,我拒絕,我自己跑著去,我誰也不要坐它。”

秦九月瞥了瞥嘴,“你愛咋咋,北北,上車。”

秦九月拉開了副駕駛的車門,把江北塞進去。

江清野眼睛一瞪。

秦九月已經坐上了駕駛座,腳踩油門,一溜煙跑了。

江清野站在原地,滿滿的是不可置信。

這......它孃的到底是個什麼玩意兒?

就這麼嗖的一聲,怎麼就跑出去了?

“等等我!”

江清野追上去,兩條大長腿拚命的交疊跑,可距離還是越拉越遠。

等到江清野追上去。

秦九月和江北已經一人拿著一串冰糖葫蘆,坐在侯府門口吃了。

江清野大口大口地喘著粗氣,“這到底是個什麼玩意兒?累死我了。”

他上前。

摸了摸,手下冰冰涼,“這不是個活物啊?你從哪裡搞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