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完。

起身就跑了出去。

睿王下意識站起來,又硬生生停下腳步。

算了。

這丫頭的急性子也得改改,那話要是被旁人聽到,就是父皇母後也不會饒過她。

大一會兒過去。

追風進來,“王爺,小王妃離家出走了。”

睿王按了按額頭,“本王知道了,追風。”

追風立刻嗯了一聲。

睿王抬眸看著追風,“你坐,本王仰的脖子痠痛。”

追風趕緊坐下來。

睿王問道,“王妃為什麼隻是計較貴女嘲諷,而並非是......子嗣問題?”

追風抿了抿唇瓣。

一根筋的說道,“因為王妃不愛王爺。”

睿王:“......”

“你怎麼那麼懂?”

“啟稟王爺,最近江夫人家的報紙上的話本子比較多......”

他煩躁的揮揮手,“滾吧。”

追風:“是。”

睿王一個人坐在燭光下,身形透著寂寥和落寞。

“王爺,柳姨娘求見。”

“讓她進來。”

柳姨娘在丫鬟的攙扶下走進來,然後把丫鬟打發了出去。

坐在剛纔追風坐過的板凳上,“王爺,王妃不在嗎?”

睿王恩了一聲,“有話儘管說吧。”

柳姨娘哄著眼眶,跪在了地上,“王爺,這個孩子,我不要。”

睿王本來就對於柳姨娘有虧欠。

加上這個孩子又不是他的,自然隻有柳姨娘有決定權力,“你說了算。”

柳姨娘似乎不敢置信。

抬起頭。

看著睿王心不在焉,忽然淒楚的笑了笑,“臣妾省得了。”

睿王終於低頭看她一眼。

愧疚的說,“柳兒,本王對不住你。”

柳姨娘搖頭,“這都是臣妾自願的,王爺不需要記掛於心,也不需要對臣妾有任何的負罪感。”

看睿王並冇有交談的意思。

柳姨娘便告辭了。

柳姨娘走到了門口。

睿王忽然說,“就說不小心摔倒吧。”

柳姨娘沉默一番,點點頭,“臣妾也是這樣想的,不然,外麵的人還以為是王妃娘娘容不下庶長子,王妃無辜,總不能被壞了名聲。”

沈雲嵐帶著喜鵲氣沖沖地離開王府。

走在回家的路上。

忽然想起娘今天應該是去山上拜佛了,嫂子快生了,又不能給爹和大哥訴苦......

小王妃倏地停下腳步。

喜鵲連忙問道,“王妃,我們不回侯府了嗎?”

沈雲嵐扁了扁嘴巴。

四下瞧了瞧。

看見了一處酒肆,“去吃點東西。”

喜鵲哦了一聲。

跟著沈雲嵐進去酒肆。

沈雲嵐要了一壺桃花酒,一碟醬牛肉,一碟花生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