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雲嵐笑著呸了一口。

然後搶過來小暮兒。

小暮兒兩隻短短胖胖的胳膊緊緊抱住了沈雲嵐的脖子。

沈雲嵐和孔霜說,“這是我的心裡話,祝你好運。”

孔霜眨眨眼,木訥的點點頭,僵硬的說道,“那個......謝謝啊。”

小姝兒和三斤朝著孔霜兄妹倆揮了揮手,“拜拜。”

跟著沈雲嵐繼續閒逛了。

孔霜兄妹倆看著沈雲嵐的背影越來越遠。

孔霜忍不住嘖嘖兩聲,“果然,成了親的人說話就是不一樣,突然感覺沈雲嵐成熟了許多。”

孔笙拍了一下妹妹的肩膀,“王妃有一句話說的對,你年紀不小了,是時候該把婚姻大事提上日程了,爹相中的那個叫鄭闊的年輕人,我瞧的就不錯,雖然現在隻是個侍郎,但是年輕,冇有五七年,就能成尚書了。”

孔霜撅撅嘴巴。

很任性的說道,“我纔不要嫁,我要嫁也要嫁我自己喜歡的人!”

孔笙目光意味深長地看了一眼妹妹。

什麼也冇說。

隻是搖了搖頭。

親生兄妹,打斷了骨頭連著筋的那種,作為兄長的孔笙怎麼會看不懂妹妹的心思呢?

可是......

冇可能的。

他們爹孃,打死都不可能同意。

——

睿王府

書房

睿王抬眸,看著一字一句和自己彙報的追風,“王妃就是這麼說的?”

追風垂眸順眼。

點了一下腦袋,“是的,這都是王妃的原話,屬下一字不改更改。”

睿王忽然有些煩躁。

看著眼前的公務上的文字,都變成了一個個不停地爬行的小螞蟻,爬的讓人頭昏腦脹。

他乾脆扔掉了手上的文書,“王妃和孔公子說了多久的話?”

追風想了想,“大概一炷香,是因為孔小姐太喜歡小孩子,所以一直抱著江大人的外甥女不肯放手,所以處的時間久了一些。”

睿王哼了一聲,“自己喜歡自己去生啊,乾嘛抱著彆人的孩子不撒手?”

追風:“......”

就在這時候。

府裡的管家前來,“王爺,姨娘今日好多了,氣色也紅潤了不少。”

睿王頷首,“本王知道了。”

管家卻站的原地冇有離開。

睿王看下他,“還有什麼話?”

管家低頭,“王爺,皇後孃娘好像知道這件事情了。”

睿王眸光一暗。

點了一下頭。

煩躁的揮了揮衣袖,“本王知道了,你先出去吧。”

管家恭恭敬敬的道了一句是,後退到門口,才轉過身離開。

睿王太瞭解自己的母後了。

母後一定會在這件事情上做文章,不會輕易善罷甘休,母後現在是恨不得藉助這個孩子的事情昭告天下,讓天下人都知道睿王爺有過一個孩子。

一旦這樣做。

就勢必會有人要犧牲。

睿王長舒了一口氣,和追風說道,“準備一下,明日一大早我進宮去見母後。”

追風:“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