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著小姝兒年紀越來越大,小傢夥的語言係統就越發達。

說這麼一串話,都不帶打哏的。

宋柔和小姝兒兩個小姑娘,就像是正鬧彆扭的女朋友和講道理的男朋友。

“我要找我娘。”

“我真的不知道去你家的路,路上會有大壞蛋......”

“我就要找我娘。”

“小柔柔,你理智一點點好不好?”

“我想娘。”

“大不了......要不......要不你把我當成你娘吧!”

“......”

“我還是想要我的娘。”

“我的娘嘞!早知道就把你給小哥和宋輝哥哥了,小柔柔,你看我,我給你學烏龜爬好不好?你快看——”

小柔兒好奇的低下頭。

小姝兒已經四個爪子撲地,學著烏龜的模樣,慢悠悠的往前爬。

三斤瞧了半天。

似乎也覺得特彆好玩,特彆有意思。

撲通一聲跪了下來,然後把兩隻手也按在了地上,就跟在小姝兒屁股後麵慢悠悠的學烏龜爬。

宋柔竟然真的笑了。

小奶娃咯咯咯的笑起來,“小姝兒姐姐,我也要玩。”

小姝兒連忙把三斤往旁邊推了推,把中間最安全的位置讓給了小妹妹。

宋柔立刻爬過去。

三小隻像烏龜似的,慢悠悠的向前爬。

小姝兒機靈的說道,“我們要給自己取個新的名字,我叫姝姝......殊途同龜吧!”

三斤眼睛一亮,“姐姐你是銅龜,那我可不可以是金龜?我想叫忍者金龜。”

小姝兒:“......”

宋柔眼巴巴的看著小姝兒,“姐姐,我呢?”

小姝兒張口就來,“你就叫宋宋小龜吧。”

小柔兒開心的不得了,“好噠。”

儼然已經忘記了剛纔悶悶不樂要找孃親的事情了。

很快。

馬路上就出現了三個......隻撅著屁股爬行的龜龜。

睿王和沈雲嵐坐著馬車,正要往江家走。

沈雲嵐著急地撩開窗簾。

原本想要看看走到哪裡了,然後就看到了地上的三小隻。

噗嗤一聲笑了出來。

睿王聽見後,也湊了過來,夫妻倆距離很近,臉幾乎貼在一起。

“在笑什麼?”

“自己看呀。”

沈雲嵐有些微微的不自在,往旁邊輕輕的側了側自己的臉。

睿王也冇有在意。

目光落在了遠處的三小隻身上。

忽然,睿王不懷好意的笑了下。

出來馬車。

腳尖輕輕一點。

直接飛到三小隻身後。

一二三。

朝著三個小屁股,一個小屁股上踢了一腳。

三個小烏龜迅速翻車,向前趴在地上。

沈雲嵐雖然覺得睿王做的不地道。

可是......

真的好好笑,噗嗤——

小姝兒四肢並用地爬起來,扭頭剛要生氣,“咦!怎麼是你?”

睿王穿了一身紫色蟒袍,頭上戴著白玉發冠,十分的英氣勃勃,“你們這是在做什麼?”

小姝兒拍拍屁股,“我們是烏龜,當然是在烏龜爬啦,睿王叔叔,剛剛是你踢的我們的屁股嗎?”

睿王一臉平靜地指了指身後的追風,“他踢的。”

追風:“......”

小姝兒撅撅小嘴巴,“睿王叔叔,我現在可不是三歲小孩,你是騙不了我的!你們是要去我家嗎?我要帶著弟弟妹妹去新家。”

睿王點了一下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