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秀蓮拍了拍腿,“這倒是個好主意,我怎麼冇想到呢。”

秦九月笑嘻嘻地說,“既然娘答應了,那我今天就和明珠出去討要百家布了。”

宋秀蓮點了一下頭,“也成。”

秦九月帶著明珠出了門。

“夫人,想跟你說件事。”

“說罷。”

“就是那天宴會,我好像看到了孫寬。”

“孫寬?”

“是的,那天事情太雜,一直冇有機會說,當時出了中毒的事情之後隻顧得上照顧客人了,下半夜,有人來府裡拉泔水,剛好我路過門口掃了一眼,雖然隻看到一個側麵,但是我基本上可以肯定來取泔水的人就是孫寬。”

秦九月停下了腳步。

在大街上看著明珠。

一言難儘的問道,“你的意思是孫寬現在在拉泔水?”

明珠猶豫一下。

堅定的點了一下頭,“我肯定不會看錯的。”

秦九月咬了咬自己的舌尖。

疼痛拉回思緒,“不可能呀!之前小姝兒也提過一次,我派人前去孫寬舅舅家檢視過,孫寬明明還在唸書,怎麼會出來拉泔水?”

明珠搖頭,“這我就不知道了。”

秦九月做出決定,“去孫寬舅舅家看一看,順便在附近討要一些百家布。”

兩人來到城外。

輕而易舉的找到了孫舅舅家。

家門緊鎖。

冇人在家。

秦九月和明珠去了隔壁的鄰家。

一個小孩正在院子裡和泥巴。

“娘,家來人了。”

“誰呀?”

穿著一身湖綠色裙子女人跑了出來,雙手還沾著麪粉,應該是正在做麪食,聽到孩子的聲音匆忙跑出來的,“兩位小娘子找誰?”

秦九月趕緊做了個揖,“大嫂,我們是給家裡的小孩做百家被,想要來和大嫂討要一塊碎布,不知道大嫂家裡有冇有多餘的?可不可以送給我們一塊?”

女人連連點頭,“可以可以,當然可以,兩位小娘子稍等。”

女人立刻跑進屋裡。

片刻的功夫。

又跑出來,舀了一瓢木桶裡的冷水,洗了洗手,“稍等一下。”

女人匆匆忙忙地跑回房間。

很快就取出來了一塊碎布。

遞給了秦九月,“看這一塊夠不夠?”

秦九月連連點頭,“夠了夠了,大嫂,不瞞你說,我們要做的這百家被還差三五塊布料,我看你們鄰居家鎖著門,不知道何時能回來呀?要是他們家人回來的早,我和我姐就在宅子外麵等一等。”

女人抓了抓頭髮,“這......他們家裡人可能回來得有些晚,不過這也不一定,昨天我看他們家的孩子就老早回來了。”

秦九月哦了一聲,“孩子是在學堂唸書嗎?”

女人嗐了一聲。

無奈的揮了揮手,“哪裡有在唸書呀?在做活了,我聽說最近好像是在拉泔水,小孩也挺不容易的,七八歲大,人還不如泔水桶沉呢,就開始拉泔水養家了。”

秦九月和明珠對視了一眼。

兩人謝過女人後離開。

就一直在附近轉悠。

等到夕陽西下,天空中出現了一大片火燒雲,景色壯美。

迎著這一片火燒雲。

孫寬拉著空掉的泔水桶,回來了。

秦九月衝上前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