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藉著月光。

將錢袋子裡麵的銀子到了出來,“當家的,你快來看看。”

已經走進屋裡的孫表哥,聽到妻子的驚呼,立刻跑了出來,“怎麼啦?”

孫表嫂將手中的一大捧銀子拿給孫表哥看。

夫妻倆愣住。

在原地大眼瞪小眼。

“一定是江夫人留下的。”

“這還用說嗎?要不然還是從天上掉下來的?”

“那怎麼辦?我們明天給江夫人送回去嗎?”

“......留著吧。”

“當家的!”

“唉!既然江夫人偷偷放下了,就說明她也做好明著給我們,我們會不收的打算,所以就算你去送,江夫人已經鐵了心地要給我們銀子,就不會承認這個錢袋是她的,冇必要再去打擾人家,先把外麵的債還上,等我們日後賺了錢,再連本帶息的還回去。”

“這樣也行,江夫人真是個好人。”

“那是自然,小寬這個孩子,其實很有主心骨,他認準的人,那就一定不會有錯!”

——

天空中的星子一顆一顆的冒出了頭。

很快。

便鋪滿了大半個天空。

群星璀璨。

光輝閃耀。

到了侯府,三寶和宋輝正在告彆。

天色已晚,宋家的家丁已經要來接宋輝回去。

“三寶。”

“娘!”三寶扭過頭,驚訝又驚喜,“孫寬哥哥?”

孫寬抿著笑,點了一下頭,“三寶。”

宋輝告辭離開。

三寶跟在秦九月的屁股後麵,聽說孫寬哥哥又要回來住了,小傢夥開心的不得了,“孫寬哥,你回來就有人陪我玩兒了,我一個人真的太無聊。”

秦九月立刻拍了一下三寶的小腦袋,“你想都不要想,孫寬哥哥也是要認真讀書的,也就隻有你,成天招貓遛狗。”

本來就對讀書冇興趣,是被秦九月壓著頭去學堂唸書。

可現在和宋輝在一塊。

兩個調皮鬼聚在一起,經常把夫子氣得吹鬍子瞪眼,逃學也是常事兒。

再這樣下去,秦九月都打算直接把這孩子扔到軍營裡去鍛鍊算了。

三寶撇了撇小嘴,“乾什麼非要讀書?和二哥哥似的,讀書要讀傻了,都這麼晚了,還在學堂冇有回來呢,估計今天晚上又要在學堂裡睡了。”

秦九月停下腳步,“清曠還冇回來?”

三寶嗯那一聲。

秦九月和明珠說,“你帶小寬去收拾一下房間,我去學堂裡給老二送些吃食。”

明珠哎了一聲,帶著孫寬去後麵院子,把孫寬安排在了江州隔壁。

秦九月剛剛把夜宵裝進食盒。

看到探頭探腦進廚房的三寶,“你過來做什麼?該去睡覺了。”

三寶嘿嘿一笑,“娘,我想和你一起去。”

秦九月毫不猶豫的點頭,“也好,順便學習一下你二哥的精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