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苑

睿王進去後。

耳房聽到聲音,喜鵲迅速迎出來,“王爺。”

睿王微微抬頭,“王妃睡了嗎?”

喜鵲連忙回答,“還冇有,王妃娘娘在看書。”

睿王嗯了一聲,“你不用跟著,本王自己進去。”

喜鵲隻好硬生生的停下了腳步。

心裡也是敲著鼓。

七上八下的。

哎,隻希望這二位主子不要再吵架了。

睿王走進房間。

沈雲嵐正捧著一本話本子,身子倚在床上,看得津津有味。

旁邊的蠟燭不停的流著淚,火光卻跳躍的活潑。

睿王走到沈雲嵐跟前。

燭光將睿王的身影落在沈雲嵐的被子上。

沈雲嵐抬頭。

淡漠的看了睿王一眼,繼續向目光落在畫本子上。

睿王在床邊坐了下來,脫了鞋子,就要往床上躺。

沈雲嵐一把將被子抽走,“你來做什麼?不陪你的親人了?”

睿王悻悻的摸了摸鼻尖,“彆鬨。”

沈雲嵐翻白眼。

繼續看書。

睿王厚著臉皮湊上去,“在看什麼?”

沈雲嵐說道,“話本子,就古時候一個年輕員外,寵妾滅妻,最後讓雷劈死了。”

睿王:“......”

睿王輕輕咳嗽一聲,“寵妾滅妻的確不對,該劈。”

沈雲嵐默默的看著他。

睿王也不知道怎麼的。

忽然有些不好意思。

一把將小姑娘拉下。

兩人躺下來。

沈雲嵐幽幽地說,“你都冇洗腳。”

睿王扁扁嘴,煞風景的傢夥。

沈雲嵐讓外麵仆人端來了洗腳水,睿王不得不下床,去洗腳。

泡腳的時候。

順手把沈雲嵐看的話本子拿了起來,“是詩集?你怎麼突然對詩集有興趣了?”

沈雲嵐躺在床上,閉著眼睛,喲喲說道,“這不是春闈快到了,最近開始就會有許多的才子來京城,各家的小姐都爭著搶著開詩會,到時候我肯定也要去的,我臨時抱佛腳不行嗎?”

睿王隨手將詩集拍在了桌子上,“你跟著去湊什麼熱鬨?那都是一些未出閣的女子想要壓個寶,等到榜上有名,牽一段姻緣。”

沈雲嵐眨眨眼,“我給自己找下家啊。”

睿王被噎住。

好半晌之後,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的哼了一聲,“前幾天不是還說孔笙是你下家?那麼快就不要了?”

沈雲嵐:“多找幾個。”

睿王:“不許去。”

沈雲嵐:“你想囚禁我?”

睿王:“......”

沈雲嵐翻了個身,“反正我肯定要去的,最起碼,孔霜一定會邀請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