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且說趙雲天。

他是趁著秦九月夫妻倆前往鬆州的時候回了一趟老家。

這會兒正往京城趕來的路上。

還帶著江老三寫給夫妻倆的信。

正在快馬加鞭。

路過一處山林。

趙雲天敏銳的聽到了有兵戈交接的聲音。

他立刻籲了一聲。

將馬停下。

然後利落的翻身跳下馬,從腰間摸出自己的雙刀,躡手躡腳地走了過去。

其中一個白衣男子被七八個黑衣人團團圍住。

白衣男子的身旁。

躺著橫七豎八的屍體,應該是為保護白衣男子而死掉的。

“公子,失敬了。”

“你們要我死,總要讓我死個明白,是誰派你們來的?”

“公子的心裡早就有答案了,不是嗎?”

“總是明明白白的好。”

“那倒是不用了。”

說完。

黑衣人的目光驟然迸發出了一道凶狠的光,猛然抬起手中的兵刃,低嗬了一聲,“拿命來!”

朝著白衣男子刺過去。

隻聽到啪的一聲。

黑衣人手中的兵刃被突如其來的一盞彎刀斬獲,落在地上。

直直的插進了土地裡。

“是誰?”

幾個黑衣人紛紛側目而視。

帶著萬分的警惕和警覺。

趙雲天拿著剩下的一把彎刀,大大咧咧的從樹後麵走了出來,“這麼多人欺負一個,未免也太遜了吧?”

黑衣人臉色未變,“這件事情和你冇有關係,如果不想死,就快快離開!”

趙雲天嗬了一聲,“本來老子不想管太多,今天就衝你這句話,老子也要路見不平拔刀相助。”

黑衣人麵色逐漸猙獰,“我看你是找死。”

六個人飛越而起。

直接朝著趙雲天行刺過來。

山林裡的樹木被撞擊的嘩啦啦作響,葉子不停的落下。

趙雲天輕而易舉地解決了六個人。

眼看著還剩下圍在白衣男子身邊的兩人。

那兩人咬著牙看了一眼趙雲天。

又看了看白衣男子。

惡狠狠的說道,“鳩占鵲巢,還妄圖本就不該屬於自己的東西,這隻是第一次。”

說完。

兩人迅速逃走。

趙雲天還欲要追上去。

被白衣男子攔住,“大俠,留步。”

趙雲天停下腳步。

看向白衣男子,小郎君長得蠻俊俏,儒雅風流,倜儻英俊,看他舉手投足的氣質,似乎和九月妹子家的那個姓江的有點像。

趙雲天撿起了地上自己的彎刀,隨手撂在自己肩膀上,一身掩蓋不住的草莽之氣,“你是什麼人?來殺你的又是什麼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