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帶來的情緒氣氛自然也是截然不同的。

酒桌上有些沉悶。

宋太公哈哈一笑,“來,我這個老頭子敬你們這些小輩一杯,一個個都愁眉苦臉,苦大仇深的,不知道的還以為犯了什麼事兒,我先走一個。”

宋太公一飲而儘,辣的哈了一聲,“這酒勁還挺大,你們一個個的也彆這樣,是金子放在哪裡都能發光,老二你能撿回一條命就不錯了,皇上還準許你能當官,已經算是喜上加喜,應該開心纔是。

雖然說是邊遠地區,可也是讓你去當文官的,你看看如今的鎮北侯蕭北戰,還有曾經的墨武侯墨淵,他們都在邊境駐紮,那裡的氣候地貌要比你去的地方困難多了,可他們有什麼怨言?

一個國家疆域遼闊,由一個一個的郡縣和州府組成,那麼大的地方怎麼可能全部是富庶豐饒,沃野千裡,物華天寶,是膏腴之地?那些貧苦地方的人民,就不要了嗎?

自然是不可能的,彆人祖祖輩輩位於那裡,人家也是活得好好的,你們天生比彆人金貴還是怎麼著?老二,去了之後,一定得好好乾,要做出政績來,要帶著當地的人民走向更好的道路。”

宋二少爺用力的點了一下頭,“父親的囑咐,兒子定然銘記於心。”

宋太公又喝了一杯,“行了,你們年輕人說說話,我這個老頭子在這裡,你們那邊難免拘束,喝了幾杯,我也該回去歇著了。”

宋太公拿起自己的手杖。

一步一步的遠走。

女眷的那邊。

宋家大少奶奶正在幫鄒月蓮收拾行李。

鄒月蓮看著大嫂什麼東西都往裡塞,哭笑不得,“嫂子,不用帶那麼多東西的。”

大少奶奶歎息,“聽說那邊什麼都冇有,土地都貧瘠,你們多帶點過去不至於受苦。”

鄒月蓮眼眶微微紅,“多謝大嫂。”

剛剛回到京城的時候,鄒月蓮是有些害怕大嫂的。

因為兩人相比,大嫂的身份高貴,脾氣也豁達,嗓門也大,鄒月蓮老是害怕大嫂會看不起她。

可是上次出事之後,大哥大嫂忙前忙後,讓鄒月蓮徹底明白,大哥大嫂一直把她們當成自己人,反而是她,想的太多,才容易生疏。

秦九月坐在旁邊嗑著瓜子兒,笑嗬嗬的看著他們妯娌聊天。

門口,門檻上

小姝兒和宋柔坐在那裡。

小姝兒抱了一個小包包,直接遞給了宋柔,“妹妹,這裡麵的東西都是我要送給你的,你一定要好好收好哦,等你到了那個很遠很遠的鳥不拉屎的地方,你要是想我了,就看一看我送給你的東西,我娘說這叫睹物思人。”

宋柔鄭重其事的抱在懷裡。

一本正經的點頭,“好的,小姝兒姐姐,你也不要忘了我。”

小姝兒拉著妹妹的手,“我是不會忘記你的,我等你回來,我們再在一塊玩。”

天黑,一家人纔回去。

“大人。”

家門口,大理寺的亭長章安侯了多時,“大人,有人在郊外發現了兩具屍體,經過查驗是前天香樓老闆和他的隨從,調查走訪,聽說夫人今日見過老闆,所以能不能請夫人配合回答幾個問題?”

秦九月怔住,“你說天香樓老闆死了?”

“是。”

“好,我配合,你先進來,我回答你的問題。”

章安看了江謹言,後者頷首,他纔敢進去。

說是詢問。

也不過是象征性的問了幾個普遍的問題。

章安和江謹言說,“兩人身上攜帶的兩萬兩銀票不翼而飛,初步懷疑兩人是被盯上了,嫌疑犯的目的應該是為了錢財。”

江謹言頷首,“好好查查,看能不能聯絡上家人,到時候好讓人來收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