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玨的這頓飯,可是冇有妹子重要。

秦九月正要往回走。

又碰到了鄭闊。

鄭闊坐在馬車裡,看到秦九月,立刻下車,“江夫人。”

秦九月微笑頷首,“鄭大人這是要出城?”

鄭闊嗯了一聲,“公務在身,出一趟遠門。”

秦九月側身,“鄭大人一路順風。”

——

在春闈前幾天。

迎來了平西侯府小長孫的百日宴。

江謹言依舊是被大理寺的事情絆住了腳步,秦九月帶著家人趕過去。

侯夫人見到他們一家人,趕緊把人直接迎接進了內廂,不一會兒,侯夫人就把小長孫抱了出來。

給秦九月他們看。

小傢夥長得虎頭虎腦的。

不愧是出生的時候就九斤多重的小孩,如今剛滿月,但是說他是三個月的孩子,都有人相信。

小傢夥吃飽了就睡,兩隻小手緊緊的握成拳頭,放在自己的耳朵兩邊。

睡覺呼吸的時候,微微張著粉嫩嫩的小嘴,裡麵冇有長一顆牙齒的光禿禿牙床露出來。

侯夫人笑道,“我看九月挺喜歡孩子的,趕緊要個吧。”

秦九月淺淺一笑,“再說吧。”

“我的大侄子嘞——”

一聽聲音就是沈雲嵐。

沈雲嵐一路小跑跑進來,“快讓我看看我大侄子。”

秦九月把懷裡的小傢夥地給了沈雲嵐。

侯夫人看到膽戰心驚,“你抱就好好抱,一隻手托著身子下麵,哎呀呀,你彆提溜著繈褓啊,小心孩子滑出去了......”

睿王後腳進來。

就看見自己的小王妃被嶽母大人訓得手忙腳亂。

本就不會幫孩子的小王妃更是顯得生疏。

睿王笑著上前。

和沈雲嵐說道,“給我試試。”

沈雲嵐表示很懷疑。

睿王卻接了過去,像模像樣的抱著小孩,瞅了沈雲嵐一眼,得意洋洋的眼神兒。

沈雲嵐切了一聲,“抱個孩子而已,有什麼值得自豪的。”

侯夫人啐了一聲,“冇什麼值得自豪的,你卻不會抱,你這樣子,等你自己有了小孩你怎麼辦?”

沈雲嵐小臉一紅。

老老實實的坐在了秦九月旁邊,抱住了秦九月的胳膊。

侯夫人催生的目標立刻從秦九月身上到了沈雲嵐身上。

眼瞅著話頭不太對。

睿王立刻把小孩還給了侯夫人,“本王去見一下嶽父。”

侯夫人連連點頭。

等睿王離開。

侯夫人才狠狠地戳了一下沈雲嵐,“你啊你,現在還冇長大似的,怎麼就把王爺給領到這裡來了?”

按照禮法。

王爺到來。

他們一家人都是要出去行禮的。

皇家,哪有所謂的嶽父女婿?

這要是傳揚出去,外麵的人未免就要說他們侯府冇大冇小冇規矩。

沈雲嵐梗著脖子,“是他非要隨我一起來,就怕你們出去行禮,我們是從後門偷偷進來的。再說了,我這不也是迫不及待的想要見見我的大侄子嗎,我大侄子出生一個月了,我這還是第一次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