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氣氛逐漸升起來。

姑娘們各自爭先恐後的展現著自己的才情。

秦九月瞧著。

也覺得蠻好的。

一群女孩子們在一起,冇有爭風吃醋,有的隻是展示自己,即便有那麼一兩個想要出風頭的,也很快被其他人壓了下去。

當然。

蕭盈盈除外。

蕭盈盈用餘光偷偷的撇了秦九月幾次。

終於忍不住端著兩個酒杯上前,“夫人,不管你怎麼想我,我還是想要跟你再道一次歉,我敬你一杯。”

秦九月目光掃過兩個酒杯。

笑笑,“裡麵給我下了什麼東西?”

蕭盈盈臉一紅,也不知道是氣的還是怕的,“你什麼意思?你的意思說我在酒裡給你下了藥嗎?”

忽然。

喝的醉醺醺的孔霜不知道從哪裡擠了過來,踉踉蹌蹌的腳步,稍微一不下心就撞到了蕭盈盈的胳膊上。

蕭盈盈手中一個不穩,兩隻手裡的兩隻酒杯,裡麵的酒水全部撒了出來。

撒在了蕭盈盈的裙襦上。

蕭盈盈啊了一聲。

孔霜趕緊道歉,順手從旁邊拿過兩杯酒,“抱歉抱歉,你們來喝這兩杯。”

說完。

孔霜不由分說的塞給了秦九月,然後衝她眨眨眼睛。

秦九月垂眸低笑。

接過來以後,便喝了下去。

蕭盈盈嗬嗬一笑,“怎麼?是真的怕我送來的酒水裡有藥?”

秦九月淡淡的說道,“有冇有的,你自己心裡清楚。”

目光掃過蕭盈盈濕掉的裙襬,嘲諷一笑。

冷不丁的。

船隻好像撞到了什麼東西,整條船劇烈的晃動一下。

緊接著。

船底已經滲透進了一些水,秦九月低頭看著自己濕噠噠的鞋底。

立刻站起來,“船隻漏水了,趕緊往岸邊靠。”

孔霜似乎嚇得酒都醒了,“哦哦,我現在去告訴船伕。”

還冇有走出去。

船隻又是一下劇烈的晃動。

秦九月連忙站起來,去外麵找沈雲嵐,“沈雲嵐!”

沈雲嵐冇有找到。

倒是看到了匆匆忙忙跑過來的船伕。

“怎麼回事?”

“船剛剛撞到了什麼,漏了。”

“你不趕緊想辦法,你跑來這裡做什麼?”

“想先請各位姑娘做好準備,我現在立刻靠岸,船隻顛簸,還請各位小姐莫要害怕,我拚了命也會讓船安全靠岸。”

“好好好,這件事情我會轉告其他人,你趕緊去控製船隻。”

“哎!”

船伕又連忙回去控製。

隨著進水的速度越來越快,所有人都提心吊膽,人心惶惶。

“怎麼辦怎麼辦?水都已經到我腳踝了,還能靠岸嗎?”

“我不會遊泳啊,怎麼辦,我是不是要被淹死了?”

“孔小姐,要怎麼辦?”

船隻晃得越來越劇烈,秦九月的頭開始發暈,似乎又回到了當初從杏花村來京城,坐船的路上,暈船,頭疼的要命,眼前的景象都出現了恍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