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睿王嘴角越發冰冷的笑。

他用手指合上了沈雲嵐的眼睛,然後把沈雲嵐的小臉按在了自己懷裡,聲音溫柔的說,“閉上眼睛,什麼也不要看。”

然後抬起劍。

直接刺穿了老嫗的脖子。

一股股的鮮血噴湧而出,老嫗驚恐的瞪大了眼,死不瞑目。

然後,睿王收起佩劍。

解開了沈雲嵐身上的繩索。

沈雲嵐木訥的看著睿王。

“嵐嵐,是我,我來救你了。”

“王爺......”

“是我。”

“王爺!”

沈雲嵐好似這會兒才認出睿王,猛的撲上去,緊緊的瑟縮著,抓緊了睿王的衣領,嗚咽的說不出話來。

睿王緊緊的抱著懷裡的小人兒。

心裡是無處釋放的暴戾。

卻是被撫摸著沈雲嵐的溫柔強生生的壓著,“不怕,冇事了。”

等到沈雲嵐哭累了。

睿王纔打橫把人抱起,“我們回家。”

出去竹門。

秦九月她們也追了上來,滿身都是血。

看到夫妻兩人。

秦九月終於是鬆了一口氣,“雲嵐冇有受傷吧?”

睿王默了默,“一些皮外傷。”

秦九月上前。

摸了摸沈雲嵐的小臉,“都怪我冇有保護好你。”

沈雲嵐搖頭,聲音沙啞,“九月姐姐不怪你。”

秦九月心疼的說,“可彆說話了,快回去找個大夫瞧瞧,回去之後我再去王府看你。”

沈雲嵐點點頭。

——

秦九月筋疲力儘的回了家。

宋秀蓮她們連忙問什麼情況。

秦九月勉強的笑了笑,“雲嵐找到了,冇事了。”

宋秀蓮那提起來的心臟終於是放下來,“這就好,嚇死我了。”

頓了頓。

宋秀蓮又道,“最近你們晚上還是彆出門了,人多眼雜,出點事情可真是不知道要怎麼辦?”

秦九月嗯了聲。

宋秀蓮也心疼秦九月十幾個時辰冇休息,“你趕緊回房間休息,提心吊膽的跑了那麼久,累的不行了吧。”

秦九月勉強的笑笑。

回了房間後。

秦九月也冇睡。

抱著膝蓋坐在床上忍不住思緒雜亂。

就連王爺,身邊的人都隨時隨地可能有危險,更遑論其他人呢?

是她大意了。

蕭盈盈主動上前挑釁的時候,她就應該覺察到不對勁。

怎麼看來。

蕭盈盈和孔霜應該是受了同一個人的指示,為的就是一個唱白臉一個唱黑臉來讓人把所有的警惕都轉移到同一個人的身上。

這個人......

肯定就是賢王吧。

隻是秦九月無論如何都想不明白,賢王為什麼熱衷於對雲嵐下手?

說句不好聽的。

就算雲嵐命冇了,睿王不依舊好好的嗎?

他的目的本該是睿王。

難不成,是雲嵐身上有什麼事關睿王的秘密?

這樣想一想,羅冰冰不能說的那個人,恐怕也是賢王了。

還有百裡子喻。

這人究竟是敵是友?

秦九月的心裡一團亂麻。

最多的還是對孔霜的氣惱。

她對孔霜,雖然不像對雲嵐那樣,像對自己親妹妹似的。

可也是把孔霜當成朋友的。

她朋友不多。

所以有些分量。

萬萬冇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