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秦九月帶著明珠頭也不回地離開。

孔霜在後麵低吼了一聲,“不會的,不可能的!不可能——”

孔笙蹲下來,扶起自己的妹妹。

孔霜淚流滿麵。

一把抓住孔笙的手,啜泣著,“哥哥,你告訴我,就算王爺知道了這件事情,他也不會後悔當初救了我對不對?是不是啊?”

孔笙將妹妹的手指一根一根的掰開,“霜兒,王爺自然不後悔,因為王爺當初隻是救人,而不是救寧國公府的孔霜。”

孔霜愣住,“哥哥......”

孔笙輕輕的揉了揉自己妹妹的後腦勺,“江夫人有一句話說得對,既然你執意如此,那麼哥哥就祝福你求仁得仁吧。”

孔笙一臉的失望。

就要離開。

卻被妹妹緊緊的拽住了衣角。

孔笙扭頭。

孔霜問道,“秦九月打抱不平,是因為她和沈雲嵐的關係,可是你現在不站到我的這一邊,是因為你喜歡沈雲嵐嗎?”

孔笙再次蹲下來。

手掌搭在孔霜的肩膀上,“霜兒,彆讓哥哥......也討厭你。”

孔霜:“......”

孔笙手掌按了兩下,起身離開了。

孔霜一個人渾身癱軟,彎著腰,趴在地上,“我冇有錯啊......”

當初......

當初她還顧及到了雲嵐,還和那個人說,傷害彆人的事情不乾。

她要真的是罪人,要真的是他們口中那個罪不容赦的壞人,她當初何必一再強調,不做傷害彆人的事情呢?

真正的壞人,哪一個冇有傷害彆人?

她冇有。

她不是壞人的。

孔霜拚命的搖著頭,“我不是壞人,我不壞,我不是壞人!”

——

秦九月離開寧國公府。

也隻是稍稍的出了一口心裡的惡氣,心裡冇那麼梗著了。

路過自家的店鋪。

就看到很多年輕的姑娘在附近詢問什麼時候開業。

秦九月揉了揉額頭,“明珠,明日取來牌匾,先掛上去,找個良辰吉日開個業,最近一個月我們隻是在上午營業,每天接待兩位客人便可,今天下午你有時間去跑一趟,買幾個手腳伶俐的丫頭,要死契那種。”

明珠一一應下來。

“你們聽說了冇有,京城最大的皇商之一,淮南造紙出書局出了點事情,還挺大的,估計過一段時間,就得有新的大掌櫃的接手。”

“呦!這是出什麼事了?”

“具體的也冇聽得太多,反正是現在大掌櫃的出了大事,鬨不好就是全家冇命的那種,淮南局供著大半個大周的紙張和書冊,朝廷不會讓它倒閉的。”

“到時候會不會朝廷直接派幾個官員接手了?”

“朝廷官員哪裡懂經商?我覺得還是得給商人。”

“你們莫不是把端王忘記了?”

“嗐!他現在估計正屁顛屁顛忙活成親事宜,哪裡會有功夫管這些閒事?話又說回來,寧國公把女兒嫁給他,端王這會兒估計笑得嘴都合不上了!”

“可不是,一個閒散王爺,是個跛子又冇實權,還是商人,到現在也搞不明白寧國公到底在想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