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睿王不明白,“什麼為什麼?”

沈雲嵐自說自話,“是因為我被帶進了歌舞坊,王爺擔心我會丟掉了清白嗎?”

說這話的小姑娘低下了自己的腦袋,將自己放低到了塵埃裡。

睿王微微的抬起下頜。

眼睛硬生生地迎著萬丈光芒,雙眸被陽光照的酸澀難安,“王妃莫要多想。”

說完便匆匆忙忙的離開。

沈雲嵐躺下來,用被子矇住腦袋,咬著自己的手指關節,不讓自己哭出聲。

就在她已經明白自己喜歡上了睿王的時候,睿王卻親口說喜歡上了另外一位女子還要讓她幫忙納妾。

有什麼比我已經開始規劃我們的未來,而你的未來裡卻冇有我,更加讓人撕心裂肺的疼的?

沈雲嵐並不是自怨自艾的人。

相反。

小姑娘素來是拿得起放得下的人。

哭過一頓之後,沈雲嵐便覺得滿血複活,叫來了管家,讓管家去外采買準備睿王的納妾事宜。

君既無情我便休......

雖然說王爺休不得,可她以後隻是王妃,不再是誰人的妻子。

妻子和丈夫,本該是伉儷情深同進退,恩恩愛愛到白頭。

他們之間並非如此。

所以不合適。

——

追風興致勃勃的回來,告訴睿王,“王爺,墨小侯爺贏了,勉勉強強地贏的,最後一輪比賽,兩人都是拚了老命了,小侯爺也傷得不輕,不過好在最後贏了。”

說罷。

追風卻發現睿王興致不高。

不。

不是興致不高。

是情緒很低落。

追風小心翼翼的湊過去,“王爺?”

睿王盯著自己手裡的書本,眼神都冇有從書本上挪出來,低沉的聲音吩咐說道,“你去一趟歌舞坊,找個漂亮姑娘贖身出來。”

追風啊了一聲,“為什麼要贖人?王爺難道不怕王妃娘娘醒了之後會生氣嗎?”

這簡直是在太歲頭上動土。

啪——

睿王一巴掌拍在案幾上,聲音更是沉了幾個度,不悅鋪天蓋地而來,“讓你做你就去做,哪裡來那麼多廢話?!”

嚇得追風顫了一下,“是。”

追風匆匆忙忙的出去辦。

隨即,睿王隨手將手裡的書本狠狠的扔到地上。

這是他思前想後,想到的最好的辦法了。

他承受不住嵐嵐再次受到任何傷害的可能性,哪怕是十分之一二,他也絲毫不敢去冒險。

興許——

把寵愛轉移到彆人的身上,與此同時,想必也可以把未來數不儘的危險也轉移到彆人的身上。

彆人的死活他不管,也無關緊要。

隻要能夠保住他最想要保住的人。

隻要他的小王妃能夠平安無虞。

就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