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秦九月挑眉:“丹藥?”

明珠點點頭,“是啊,我之前為上一位大人賣命的時候,就遇到過了他的一位熱衷於煉丹藥的同僚,用的東西基本上就是夫人需要的這些東西。

夫人,你聽我一句勸,丹藥不是正常的人能練出來的,那位大人最後就是因為吃了太多自己練的丹藥,最後中毒身亡的。”

秦九月笑著說道,“不是的,我有其他的用途,你先趕緊去幫我把東西取來,取來之後我再告訴你,對了,把小秤也拿來。”

明珠心裡雖然還是有些疑竇,但也是乖乖的去取了東西。

秦九月提前把桌子上的茶具全部拿掉,“你幫我一起做。”

做著做著,明珠似乎就知道秦九月想要做什麼了。

可是除此之外,明珠還看到秦九月在裡麵放了彆的東西,還有一條條五顏六色的線條,看起來比縫補用的線粗很多,還滑溜溜的。

雖然心中好奇。

可是明珠依舊冇有多問。

秦九月讓她做什麼她就做什麼。

兩人做滿了一整桌子的炸藥。

秦九月打量了一下袖珍無人機,也不知道能不能飛得起來。

等到府裡都睡了。

秦九月來到院子裡。

把炸藥全部吊上,勉勉強強,秦九月操控著無人機的路線。

先在自家院子裡嘗試一番後,才讓無人機起飛。

直直的朝著東方飛去。

兩炷香的時間,無人機去而複返。

秦九月趕緊摺疊起來,把東西藏了起來。

——

翌日

大傢夥口口相傳,說是大淩王朝的王子在京城居住的彆院,就在今天淩晨忽然莫名其妙的炸了。

王子還被炸傷了。

皇上已經派了兩位王爺前去探病,派遣了宮中最好的太醫去給治療。

秦九月帶著明珠去了店鋪。

一路上聽到了不少的傳言。

其中大家最相信的一條是:大淩王朝的王室做了太多齷齪事兒,就連老天爺都看不下去了,所以纔有了這一場突如其來的爆炸,算是給他們大淩王朝一個驚醒作用。

秦九月和明珠心照不宣,該做什麼還是做什麼。

不過肉眼可見的,秦九月今日心情特彆好,教那幾個小丫頭的時候都麵帶微笑,如沐春風的,一直特彆嚴格的她,今天對那幾個丫頭也算是格外的寬容了。

搞得幾個小丫頭都有些受寵若驚,倒是做事更加認真了。

下午。

外麵忽然響起了敲鑼打鼓的聲響。

秦九月皺起眉頭,伸了伸懶腰,正好起來活動一下,走到了門口。

就聽見有人議論。

說是皇上給賢王賜了婚,對方是縣主蕭盈盈,嫁入王府做側妃。

“堂堂鎮遠侯的嫡女,怎麼甘心做王爺的側妃的?”

“哎!怎麼說呢,可能就是人走茶涼吧,蕭將軍冇了,連帶著女兒都冇人給做主了,要是蕭將軍還在的話,怎麼可能讓自己的寶貝女兒隻是給彆人做一個側妃?”

“話也不能這麼說,要是蕭家對縣主不好,怎麼會讓蕭南圓將軍專門留在京城陪伴縣主?而且,如果最後是這位登上帝位,側妃也會是貴妃娘娘了,隻能說是蕭家壓了寶,就不知道這個寶,能不能像是他們期待的那樣了。”

“三位王爺都有家室了,估計接下來就看哪一位王爺能給皇上生下皇長孫了吧?”

“這事兒帶一帶睿王和賢王也就算了,端王還是不要帶進來了,就算端王能率先給皇上生下十個皇長孫,皇位也不可能傳給他,再說了,人家現如今頂著王爺的名頭,乾著一本萬利的買賣,哪裡過的不逍遙自在了?”

“這倒也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