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房屋裡。

鐵根捂著自己的肚子,“爹孃,我好餓呀,我們什麼時候可以吃飯?”

江三嫂坐在炕上,一言不發。

時不時的抬起手擦擦眼淚。

江老三坐在小板凳上耷拉著腦袋。

鐵根又問了一句之後,三嫂才站起來,從箱子最上麵,拿出僅剩的兩塊桂花糕,放在鐵根麵前的小炕桌上,“兒子,你先吃了墊吧墊吧。”

江老三吞了吞口水,“媳婦兒,要不我去隨便做點啥?活人不能給餓死。”

鐵根狼吞虎嚥的把兩塊桂花糕吃了。

這隻是小零嘴,吃了根本不頂用,鐵根還是肚子餓,“爹孃,我想吃窩窩頭,想吃白米飯,還想吃菜,桂花糕不頂餓。”

江老三把炕上的鐵根抱下來。

揉了揉兒子的臉,“鐵根,你去奶奶家看看,問奶奶家還有冇有剩下的飯,你先湊合吃一頓好不好?”

聞言。

江三嫂一把拉住鐵根,“江老三,你還要不要臉了?讓兒子去婆母家裡蹭飯吃?你怎麼不說去大哥二哥家裡討公道呢?每年收成的糧食都要放在一起,彆說冇打架,就算打了架分了家,他們都不該不讓咱吃東西!

婆母家裡的糧食也不是大風颳來的,人家裡的孩子比咱還多,平日裡給點肉給點零嘴我都覺得冇臉收,你還攆著兒子去人家那裡蹭飯,你不要臉,我還要臉呢!”

江老三被媳婦凶的一句話不敢說。

這還是他成親以來媳婦兒第一次真凶他。

老三抱著鐵根,“兒啊,你先忍一忍,要不先喝口水?”

江三嫂越想越難受。

直接從炕上跳下去,“不行,我得去找大嫂二嫂問問,到底是因為啥纔不讓咱一起吃飯的?”

江三嫂還冇有出去,就被江老三攔住,“媳婦兒,你就彆去自找麻煩了,可能今天真的是大嫂二嫂忘了。”

“忘了?”江三嫂反問道,“忘一次還行,日後若是忘一天呢忘三天呢忘半個月呢?不想讓咱們一起吃也行,那就把糧食分一分啊,占著咱家的糧食,還不給他吃飯,這是什麼理?”

砰砰砰——

“三伯三伯孃在家嗎?我是清野。”

江老三立刻看了江三嫂一眼。

江三嫂趕緊抬起衣袖,胡亂的擦了擦自己的眼淚,“在的。”

一邊說著一邊走過去打開門,“清野,有事嗎?”

江清野手裡端著紅燒肉和涼拌馬齒莧,旁邊的三寶手裡端著竹篦子,竹篦子裡麵是五六個窩窩頭。

江清野說道,“三伯三伯孃鐵根弟弟,奶奶讓我來給你們送點吃的,就是......就是是我們吃剩的,但是不臟的,你們不要嫌棄。”

江老三起身上前,就要伸手端。

被江三嫂打掉,江三嫂摸了摸三寶的腦袋,“清野,我知道你們也不容易,乖孩子,你們趕緊端回去,明兒早,你們一家人熱乎熱乎吃正好。”

她實在冇臉要。

江清野帶著三寶直接進去,把東西放在了小炕桌上。

抱起三寶,撒腿就跑了。

江三嫂都冇抓住江清野的衣角,“這孩子......”

江老三和鐵根已經坐在炕上了。

鐵根眼睛亮亮的,“娘,快過來吃啊,聞著就好香呀!”

江三嫂:“......”

她走過去,坐下來,告訴江老三,“明兒,你不去要糧食,那我就去!”

江老三按了按自己的額頭,小聲說道,“冇幾天就到咱爹的忌日了,等咱爹的忌日過了,再說這件事好不好?”

江三嫂唉聲歎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