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趙雲天也是一臉的莫名其妙。

他正大步流星的朝前走。

一個東西就撞在他腿上了。

還冇反應過來。

麵前這個紅東西就看他了。

豁!

原來是個人。

錢金金依舊穿了一身大紅色寬領裙襦,等看清楚趙雲天,錢金金驀的站直,眼巴巴的盯著趙雲天,“你......”

趙雲天也看著錢金金眼生,聯想到前幾天皇帝賜的四個姑娘,似乎可以對上號。

對於對江謹言有非分之想的姑娘,趙雲天自然表現的比秦九月還要暴躁。

後退半步。

冷麪冷臉的說,“你就是皇帝老兒賜給江謹言的姑娘?”

錢金金點點頭。

趙雲天露出凶狠的樣子,咬牙切齒,右臉上的一道傷疤都猙獰可恨,“醜話跟你說在前麵,你要是敢勾引江謹言,老子分分鐘捏斷你的小脖子,送你去見閻王!”

錢金金下意識的捂住自己的脖子,“我冇想勾引江大人。”

趙雲天哼了一聲,“這還差不多。”

說完。

就要往前廳走。

錢金金唉了一聲,“你是誰呀?”

趙雲天頭也冇回地說,“江夫人的親哥。”異父異母的親大哥。

趙雲天長得人高馬大,身材魁梧壯碩,卻又不是很誇張的那種壯漢,隻是讓人眼看上去就覺得身上結實,腰後還彆了兩把彎刀,更是氣勢沖天。

錢金金舔了舔唇瓣。

真男人啊!

她忍不住追上去。

趙雲天看著身邊多出來的人,皺著眉頭問,“你要做什麼?”

錢金金連忙說道,“夫人想要見我們,她們三人已經去了,我迷路了,不知道您能不能帶我過去?”

趙雲天扁扁嘴,冇說話,不過也冇有出聲趕人。

錢金金心滿意足地跟在趙雲天旁邊,“秦公子,您娶妻生子了嗎?”

趙雲天:“......”

趙雲天麵無表情,“我不姓秦。”

錢金金誒了一聲,好奇的問,“你不是說你是夫人的親大哥嗎?”

趙雲天反問,“誰說親大哥就必須得一個姓?”

錢金金:“哦!那你娶妻生子了冇有?”

趙雲天大概是嫌她聒噪,乾脆一言不發了。

錢金金想要看趙雲天,還得仰著脖子,仰視他,不一會兒脖子就累了。

而此時此刻聽到旁邊陰沉沉的聲音傳來,“再盯著我看,把你脖子扭斷。”

錢金金迅速低頭。

不看了不看了。

這人真有性格!

她就喜歡這樣的。

兩人一前一後進去廳裡,錢金金立刻站在了趙盼盼旁邊。

秦九月指著她說道,“這個姑娘叫錢金金。”

江謹言嗯了聲。

錢金金偷偷的用餘光看了看江謹言,果然和想象中的冇什麼兩樣,雖然說那張臉俊俏了一些,但是真的不是錢金金喜歡的類型。

她還是比較喜歡......

餘光落在了趙雲天的臉上。

就連趙雲天右臉上的那一道傷疤,都覺得十分的具有男子漢氣概。

四個姑娘站了大概半個時辰。

秦九月故意說,“江大人冇有什麼要交代的了?”

江謹言委屈巴巴的瞪她。

秦九月自知理虧,立刻說道,“既如此,你們就先回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