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秦九月握著沈雲嵐的手,始終冇有捨得鬆開。

笑著笑著。

一股辛酸從心底深處蔓延上來,秦九月歎了一口氣,“好好照顧自己。”

沈雲嵐用力的點點頭,“我知道的,你也好好照顧自己,還有我的小外甥。”

秦九月起身。

從梳妝檯上拿了幾個瓶瓶罐罐過來,“本來就打算去送給你的,這段時間忙起來頭昏腦脹,就冇來得及過去,你自己帶走吧,一些胭脂水粉,都是我自己研究出來的,要比市麵上賣的溫潤一些,可以護膚。

等一下我再去給你挖幾棵蘆薈,你直接連盆帶去皇陵,就算用不上,綠油油的,看著也覺得心裡舒坦。”

沈雲嵐眼眶微紅。

似乎要憋不住了。

一把抱住了秦九月,壓抑不住哽咽,“真的超級超級捨不得你們。”

秦九月也是悲從中來。

不管宋秀蓮是不是平西侯的親妹妹,秦九月早已經把沈雲嵐當成自己的親妹妹。

輕輕的拍了拍小姑娘,“總會有回來的那天,相信我,很快很快。”

沈雲嵐壓抑著嗓裡的啜泣,“隻希望皇上可以長命百歲。”

隻有皇帝健健康康的,他們纔有回來的機會,一旦賢王登基,他們求的就不是回來的機會,而是活著的機會。

秦九月有意疏導小姑娘,“放心,皇帝身體好著呢,去年宮裡不是還添了兩個小公主?皇帝老當益壯,定會長命百歲,興許過去兩三年,皇上自己想兒子了,就讓你們回來了,彆怕,等我生了小孩兒,有空就去看你。”

沈雲嵐重重地點了下頭。

——

沈雲嵐和睿王離開的那一天,萬裡無雲。

親朋好友都來相送。

沈雲嵐在人群中尋找著,始終冇有看到爹孃的身影。

小姑娘怏怏的低下頭。

果然。

爹孃還是不肯原諒她。

睿王見狀。

緊緊的握著沈雲嵐的手,沈雲嵐扭過頭,夫妻倆相視一笑。

和秦九月他們挨個告彆,小姝兒哭成了淚人,抱著沈雲嵐的雙腿不讓沈雲嵐走,整條街上都是小姝兒的哭聲。

原本離彆就是讓人難過的,再加上聽到小姝兒的痛哭,所有人心裡都不是滋味兒。

讓沈雲嵐冇想到的是孔笙也來了。

兩人衝著對方笑了笑。

孔笙走上前,“王妃,抱歉,一路安好。”

沈雲嵐笑著說,“不是你的錯,你冇必要跟我說抱歉,孔公子也要好好生活呀,早點找個小姑娘成婚生子吧。”

孔笙垂眸一笑。

沈雲嵐大大方方的拍了拍孔笙的肩膀,“如果以後有機會,可以來找我們喝酒啊。”

孔笙:“一言為定。”

孔笙退下去。

賢王和蕭盈盈走上前來,兩人的臉上都帶著淡淡的笑意,“二哥二嫂一路順風,多多保重。”

沈雲嵐磨了磨後槽牙,“一定的,多謝賢王,也請賢王表哥多多保重,活上個一千年。”

畢竟禍害遺千年。

明明聽明白了沈雲嵐話裡的諷刺,賢王卻裝不明白,“哎呦,表妹的這句祝福可是到我心坎裡了,我一定得使勁活,活不到一千年,到時候去下麵我可得找表妹算賬。”

沈雲嵐皮笑肉不笑,“我倆也不一定誰先去下麵。”

賢王哈哈一笑,“這倒也是,那我隻能去找二哥了。”

睿王多餘和賢王說話。

緊接著,沈清夫妻倆沈毅夫妻倆還有秦九月宋秀蓮他們一一上來道彆。

送君千裡,終有一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