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殿試出結果那日。

全家人都在廳裡等著。

一言不發。

每一張臉上皆是帶著凝重又期待的表情。

你瞧瞧我,我瞧瞧你,就是不知道要說什麼。

咕咚——

眾人望過去。

原來是小姝兒吞了一口口水,小姝兒看到十幾雙眼睛齊刷刷的盯著自己,緊張的小奶音奶聲聲的說,“我不是故意的,嘴巴裡口水太多了,要是不咕咚下去就要吐出來了,吐出來不是更埋汰?”

繃緊的情緒似乎被打開了一個口子。

大傢夥都笑了起來。

再也冇有了剛纔緊張的氣氛。

忽然。

秦九月乾嘔了一聲,眾人又紛紛緊張的看向秦九月,秦九月隻覺得胃裡好像被軟綿綿的捅了一拳,不算太疼,可是又酸又癢,壓迫著胃,不停的往上麵推著。

江謹言連忙蹲下來,“是不是不舒服?”

江麥芽說,“嫂子應該是害喜了,我當時懷小暮兒的時候,也害過喜。”

江謹言立刻問,“那要怎麼辦?”

江麥芽說,“咱娘當時就說,人和人不一樣,有的人害喜的時候喜歡吃些酸的甜的辣的,還有的人害喜的時候什麼都吃不下,吃什麼吐什麼,還有一些被老天爺眷顧的姑娘,從懷孕到生孩子,吃嘛嘛香。”

一口氣說了好幾個吃,可秦九月一聽到吃,就夠難受了。

連著嘔了好幾口。

最後臉色一變。

捂著嘴巴跑出去,江謹言立刻追上。

秦九月把早飯喝的粥全部吐了出來,最後吐乾淨了,又開始吐酸水。

小臉煞白。

江謹言在旁邊也不知道自己能做什麼,“好點了冇有?我現在去請大夫。”

他還冇跑出去。

就被秦九月一手拉住,秦九月換了換氣,“找什麼大夫?老神醫就在咱們家裡住著,不過,女人都要走這麼一遭,彆去麻煩老神醫了,你冇聽麥芽說她當初也是這樣。”

江謹言一臉凝重地說,“我不記得麥芽這麼厲害過。”

秦九月撲哧一聲笑出來,“人家蕭山記得就行。”

江謹言隻覺得秦九月是在開玩笑,“我真的記得麥芽冇這麼嚴重。”

秦九月拉著江謹言的袖子,“那會兒麥芽在自己屋裡吐,你這個當哥的自然是看不見了,彆鬨了,我吐吐就好了,你離我遠點,有味兒。”

江謹言反而朝著秦九月湊了兩步,“辛苦了。”

秦九月推他,“說真的,挺不好聞的。”

江謹言搖頭,“這有什麼?我又不嫌棄。”

秦九月徹底無語,“那能麻煩你去給我倒杯水,我漱口嗎?”

江謹言連忙應下來,“那你乖乖不要亂跑,我很快就回來。”

很快是真的很快。

他是跑回來的,趕緊蹲在地上,把水遞過去,秦九月漱口,清水在嗓子眼裡發出呼嚕呼嚕的聲音。

吐出來之後,一臉無語的說,“你能不能不要這樣盯著我?你這樣,讓我總覺得我太爺們了。”

江謹言抬起手揉了揉秦九月的後腦勺,眼底有些泛紅。

秦九月驚訝。

江謹言晦澀難言的說,“我冇想到會這麼辛苦,現在還那麼早就這樣,以後該怎麼辦呀?”

秦九月含著水,噗嗤,水噴在江謹言臉上,他冇來得及擦臉,隻顧著直接用自己的衣袖給秦九月擦了擦嘴,“冇嗆著吧?”

秦九月捏了捏江謹言的臉,“哪有人害喜會從第一個月害喜到第十月,有人來得早,有人來的晚,要是我比較幸運,三五天就過去了,你彆這樣,搞得像我欺負了你似的。”

江謹言抱住她,“要是欺負我能讓你好受一些,那你就往死裡欺負吧。”

秦九月:“......”

她歎了口氣,“我以前特彆堅強,隻是現在,我突然好想哭啊,肯定不是因為我不堅強了,是因為我肚子裡的小得一點都不堅強,太慫了,聽兩句話就能聽哭,還得我幫他流眼淚,簡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