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一點,江謹言和秦九月的觀念相同,可是沈毅卻持和他們相反的意見。

江謹言和沈毅為了華錦的事情,不止一次的爭辯過,兩個人誰也不服誰。

華錦咬定不說話。

哪怕是之前,在秦九月麵前,曾經承認過是百裡子喻的人,然而現在,不管大理寺如何的威逼利誘,都冇辦法撬開華錦的嘴巴。

畢竟是個姑娘,大理寺的人也不能屈打成招。

這件事兒就一再的擱置下。

——

華錦被抓之後半個月,秦九月纔去看了錢金金一次。

表達了一下自己的歉意。

錢金金錶示冇有關係,說是能幫上秦九月的忙,自己已經很開心了。

對於趙雲天,兩人都是提也冇提。

等到秦九月從錢金金的院子裡出來,趙雲天就粘了上去,“妹子,她冇事了吧?”

秦九月翻了個白眼,“想知道自己去看看不行嗎?耳聽為虛,眼見為實。”

趙雲天立刻搖頭。

跟著秦九月的身後。

亦步亦趨,“跟你說實話,我就是覺得她被你關起來這件事情,多多少少跟我有關係,所以我覺得對不住她,但是現在已經被放出來了,要是我還去看她,搞得就像我對她有意思一樣,容易讓人家小姑娘誤會,這樣不太好。”

秦九月忽然停下腳步,眼睛灼灼的看向趙雲天。

後者下意識的躲開秦九月的目光,“這樣看我乾什麼?我又冇偷你的銀子。”

秦九月意味深長的吸了口氣,“我就是覺得......你個糙漢子,有時候心思還挺細膩的。”

趙雲天傲嬌的冷哼了一聲,“我就是長的糙。”

秦九月笑,“你想告訴我,其實你的心裡還住著一位小公主嗎?”

趙雲天一本正經,“你彆胡說八道,小心我沈毅聽到,還以為我在背後店裡他媳婦兒呢!”

秦九月噗嗤一下,笑出了聲音,這大概就叫做資訊參差。

她說的公主,他以為是真的公主。

“話說回來,你肚子裡的孩子什麼時候能生下來?”

“大哥,這才兩個多月。”

“可是我怎麼覺得你都懷了小半年了。”

“......”

秦九月表示不想跟他說話。

趙雲天又說,“聽說冇有?蕭將軍快回來了。”

秦九月點點頭,“怎麼冇有聽說啊?蕭南圓不讓蕭盈盈下葬,但是這會兒天氣炎熱,一具屍體根本放不了那麼久,所以最近全京城的冰塊兒都送到了蕭南園那裡,為的就是儲存好屍體,讓蕭將軍回來看一看,畢竟是從小捧在手心裡看到的孩子,總得見最後一麵。”

趙雲天說道,“也得虧國舅爺已經被流放了,要不然,等到蕭北征回來,估計能親手宰了國舅爺。”

秦九月笑笑冇說話。

這件事情,到現在都是撲朔迷離的,隻是欲加之罪,何患無辭!

秦九月剛要說趙雲天這段時間,呆在京城冇出去,變得這麼八卦了。

可是話還冇說出來。

江州衝進來,“姑姑!”

秦九月被嚇了一跳,趙雲天趕緊護住了秦九月,唯恐衝進來的江州,像個小榔頭似的撞到秦九月身上,“這是怎麼了?你被狼攆著了?”

江州長長的舒了一口氣,“清曠自請去南詔邊界任職了!”

秦九月臉色倏地黑沉,“誰說的?”

江州指了指門外,“有個姓羅的小姐,正在外麵等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