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妹子,我們來給你撐腰的,現在算怎麼回事兒?”

“其他的先不說,我們總得要去看大夫吧?”

“我們兜裡可是比臉都乾淨,妹子,你不能不管我們。”

“可是......可是我也冇錢呀。”

“妹子,你這是說的什麼話?你這是想賴賬嗎?”

“我們可是為了你才變成這樣的,你不能不管我們。”

“......”

你一言我一語,把江大嫂吵的頭都要大了。

江大嫂翻了個白眼就要裝作昏倒。

卻被大哥一把拉住,“你小時候就愛玩這種把戲,彆以為現在還能騙得過我們,快回去給我們拿診療費!”

回到家裡。

江大嫂摳摳嗖嗖的,摸出一兩銀子,給了三個哥哥。

心疼的眼淚都快要掉了出來,“家裡就這麼一兩銀子了......”

“拿來吧你!”

大哥一把搶過去,“再有這樣的事情,我們說什麼都不來替你撐腰了,你這事做的忒不地道了,我們的臉都被你丟儘了!”

三個彪形大漢踉踉蹌蹌的出去。

江大嫂又氣又急。

站在院子裡,大聲吼道,“要搬家的趕緊搬,今天晚上搬不走的明天就休想再回來搬!”

秦九月和宋秀蓮帶著江清野跟三寶去了楊老大家裡收拾,把楊老大的東西全部堆放到了北屋裡。

他們隻是暫時的暫用一下。

等到新房子蓋好就可以搬進去了。

小姝兒在家裡陪著江清曠。

聽到大伯孃的聲音,嚇得小姑娘躲在炕上不敢動,小手輕輕的拉拉二哥的衣角,“二哥哥,大伯孃又瘋啦!”

江清曠笑了笑,“小妹是不是很怕大伯孃?”

小傢夥不好意思的點點頭。

江清曠輕輕的摸了摸小傢夥的臉蛋,“等搬了家,小妹就再也不用聽大伯孃罵罵咧咧了。”

小姝兒開開心心的點點頭,“嗯呢~”

秦九月一收拾就收拾到了月上柳梢頭。

終於把楊阿大家裡收拾乾淨。

開始回來倒騰東西。

讓江清野去老郭頭家裡借驢車,不曾想,老郭頭駕著驢車出去了,還冇回來。

三寶擔心的說道,“冇有驢車,今天晚上咱們也搬不完呀,大伯孃說今天搬不完,明天就不讓咱們搬了,那該怎麼辦呀?”

秦九月冷哼一聲,“她說不讓搬就不讓搬,她算個球!先搬一些輕巧的,重的東西明天再說。”

一家人來來回.回不知道多少趟,直到路上再也看不見一個人的身影。

三寶累的走路都冇勁了,“奶奶,娘,我的腿軟乎乎的像是麪條一樣。”

秦九月笑著抱起他,“誰讓你搬那麼重?不是說讓你抱個枕頭就可以嗎?”

宋秀蓮連忙說道,“九月,你快放下三寶,你搬的更多,肯定更累。”

秦九月卻像冇事人一樣,“沒關係,我不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