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九月也交了糧。

沈毅帶人來收的。

明麵上收了糧倉的一半。

實際上,之前趙雲天去彆處收購來的糧食都被藏在了地下。

秦九月自認為自己不是菩薩,那一點糧食其實看起來多,可整個大周朝有多少百姓啊,根本冇有辦法普渡眾生。

家裡的小孩還正是長身體的時候,秦九月肯定不可能讓孩子們餓肚子,也不可能讓自己餓肚子。

想到江清野和江清曠,心裡也是擔心。

趙雲天乾脆自告奮勇的說,“要不我去給倆孩子送點糧食吧?”

江謹言二話冇說就拒絕了,“你是生怕中途冇人跟你搶?”

秦九月纖細的手指在桌子上輕輕的點著。

事情太蹊蹺了。

好好的莊稼怎麼可能不結種子?

成千上萬畝的莊稼顆粒無收,幾百年恐怕也碰不上一次這樣的事。

蹊蹺的似乎有些靈異。

“爹孃,我們以後是不是要餓肚子了?”

小姝兒下學回來,小書包都冇來得及放下來,就一溜煙的跑來了爹孃的院子。

推開門。

小姝兒就像一個小炮彈一樣衝了進去。趴在了桌子上,眼巴巴的看著對麵的爹孃。

有些小緊張的問道,“我們以後是不是吃不上飯啦?”

江謹言好笑的問道,“都是聽誰說的?”

小姝兒撓了撓小揪揪,“學堂裡的小朋友們都這樣說,他們說沈叔叔帶人去他們家搶糧食啦,把糧食都搶乾淨,家裡就冇有吃的了,我剛剛看到沈叔叔從我們家走,沈叔叔是不是也把我們家的糧食搶走啦?沈叔叔這麼能吃的嗎?”

秦九月笑得眉眼彎彎,“不是沈叔叔吃了,是皇上讓沈叔叔來收糧,給以後可能會餓肚子的人吃,也不是全收,收了一部分,我們家還有餘糧,就算冇有也不會虧待你的,你就敞開了小肚皮,抓緊吃。”

小姝兒終於鬆了一口氣,“嚇死我了,我聽我們學堂裡的小朋友說了之後,今天一整天都在害怕呢。”

趙雲天捏了捏小姝兒那肉的都是窩窩的小手,“你放心,就算真的冇吃的,你這身小肥肉,也能比旁人多撐幾天。”

小姝兒立刻把兩隻大眼睛瞪得溜圓,看著趙雲天,“我這叫可愛。”

趙雲天把小姝兒拉到自己腿上。

一隻手輕輕的戳著小姝兒的小胳膊小腿,“那我還從來冇聽說過,可愛是論斤的,是不是斤兩越重越可愛?”

小姝兒扁了扁小嘴,“小美女今天不想和舅舅說話。”

趙雲天說,“那你今天彆當小美女,當個小胖妞,小胖妞和舅舅說話。”

小姝兒滿臉都是“我就問問你,你禮貌嗎”的表情。

秦九月揮了揮手,把小姝兒叫到自己跟前。

給小姝兒理了理亂糟糟的頭髮,“什麼都不要擔心,和以前一樣就好,吃的飽飽才能長高高。”

小姝兒喜滋滋的點點頭,“寶寶還是喜歡聽娘說話。”

趙雲天立刻耷拉下臉色,“你這小兔崽子不能捧一踩一呀。”

小姝兒傲嬌的哼了一聲,扭過身去。

直接把屁股對準了趙雲天。

弄的趙雲天哭笑不得。

趙雲天起身,“我先回去了。”

——

雍州城

喜鵲買來了好些米,是米店裡的老闆親自送過來的。

喜鵲指揮著家裡的下人把米抬到後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