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脆的話音落下。

門口處。

就出現了一個小孩,和一個更矮的小孩兒。

小姝兒牽著小暮兒,小姐妹倆一起走進來,“明珠姨母,你可回來啦!”

小暮兒張開著兩條小胳膊過去。

被明珠一把撈起來抱在懷裡。

小姝兒則是靠到了秦九月的腿邊,晃晃悠悠的,“明珠姨母,你不知道我可想你了呢。”

明珠眉開眼笑的問道,“哪裡想?”

小姝兒立刻摸了摸自己的心口窩,“這裡想。”

小暮兒也趕緊揉了揉自己的小肚子,“這裡也想。”

明珠樂不可支。

打開了背過來的小包袱。

從裡麵拿出了兩個木雕的小玩意兒,仔細一瞧,是用木頭雕刻的小鳥,尾巴展開,像鳳凰一樣,栩栩如生,明珠把小鳥送給了兩個小傢夥。

小姝兒哇了一聲,“好漂亮呀!娘,我想去學這個。”

秦九月:“......”

兩個小姐妹手牽著手,走到旁邊蹲下來去玩小木雕了。

秦九月他們繼續剛纔的話題。

明珠建議說道,“明天我帶些禮品去端王府看看端王吧!”

秦九月點點頭,“我也是這樣想的,原本我還尋思著該讓誰去,正好你就回來了。”

不多時。

正好趙盼盼來報賬,看到明珠也招呼了一聲,三言兩語,把今天的賬目和秦九月彙報完,“明珠姐總算回來了,最近一段時間可是把玉公子忙得夠嗆。”

秦九月笑著說,“明珠回來了也不能立刻去悅己,你和玉大哥還要辛苦一段時間。”

趙盼盼連忙說,“我沒關係的,就是打打算盤,記記賬,店裡的很多瑣碎小事都是玉公子在處理,辛苦的是玉公子。”

等趙盼盼離開。

周子珊也起身告辭。

明珠小聲問秦九月,“周姑娘還好吧?”

秦九月悠悠的歎了口氣,“肯定得難過幾天,小姑娘頭一回情竇初開,結果就這麼慘痛的無疾而終了,不管放在誰身上,都不能瞬間放下,兩人真是可惜了。”

明珠也跟著歎息了一聲,“是啊,一路上和鄭大人聊天,發現鄭大人這人還算不錯,外麵的人都說他是狐狸,其實不過是因為憑藉自己一己之力拚搏到現在的地位,前有狼後有虎,卻冇個後盾,隻能笑臉八麵逢迎,一招不慎便滿盤皆輸,說白了,隻是小心翼翼地討生活而已。

說句實話,有眼都能看出來,鄭闊大人和這位娃娃親姑娘,自然也冇有什麼感情可言,隻是上輩子的人簽下的紅繩,晚輩都冇辦法剪斷罷了。”

秦九月手指敲了敲桌子,“是啊,婚姻大事全憑父母做主,這種盲婚啞嫁的確挺讓人憎惡的。”

明珠說,“也不能一棒子打死,想當初你和大人不就是盲婚啞嫁嗎?”

秦九月撲哧笑出了聲,“這不一樣。”

如果她冇有穿越過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