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倒不是說羅冰冰有多好,相反羅冰冰的長相,在一眾的貴家小姐麵前幾乎是排不上號的。

但是羅家好啊。

賢妃娘娘看上的就是羅大人。

原本刑部尚書就是賢兒的人,現在加上兵部尚書,賢兒的位置隻能說是越來越穩。

賢妃娘娘心中大喜,“皇上,時候不早了,臣妾伺候您歇息吧!”

雖說賢妃娘娘徐娘半老,但是勝在這麼多年養尊處優,保養得體,又比先皇後和關進冷宮的寧妃娘娘放得開,即便是在床上也能讓皇上滿意歡喜。

今兒賢妃娘娘經過了大開大合大起大落,最後得償所願,所以伺候的皇帝更加賣力。

舒爽中,皇帝眯著眼睛,眼眸底處一片清明。

他已經在給老四鋪路了。

因為他覺得,有點忌憚老大了。

被冷落被欺辱了這麼久,還能如此胸懷寬廣的,皇帝有點怕。

說實話。

真的是怕。

皇帝微挺,賢妃娘娘立刻用帕子捂住嘴巴,下去漱口。

皇帝一個人躺在床上,回憶這兩年發生的事情,他從不插手幾個孩子中間的爭鬥,究竟是對還是錯?

——

翌日

明珠去探望了端王。

壓根都冇有見到人,隻是管家接待,說端王不便見客,明珠禮數週到的放下東西就離開了。

冇想到在段王府門口遇到了孔霜。

明珠垂眸行禮。

低眉順眼要離開。

忽然被孔霜喊住,“站住!”

明珠隻得停下來,“王妃娘娘。”

孔霜盯著明珠看了半晌,似乎回憶在哪裡見過明珠。

最後腦海中劃過一抹記憶,孔霜十分肯定的說道,“你是秦九月身邊的那個明珠?”

明珠點點頭不卑不亢的說,“是我們家夫人。”

孔霜拿出當家主母的氣派,微微的仰著頭,拿捏十足,“你來王府做什麼?是秦九月讓你來的嗎?”

旁邊的管家將明珠的來意說了一遍。

孔霜笑笑,“你回去告訴你們家夫人,多謝惦念,隻是下次要麼自己親自過來要麼就不過來,派一個奴纔過來成何體統啊?”

明珠點點頭,“王妃娘娘教訓的是。”

孔霜看明珠唯唯諾諾低眉順眼,瞬間所有的較勁兒的意思都冇了,“行了,你回去吧。”

明珠行禮,“告辭。”

孔霜一隻手撫摸著小腹,另一隻手被丫鬟扶著。

她急急忙忙的和管家說道,“趕緊帶我去看看王爺,你們這群人怎麼保護王爺的?在自己家門口還能讓王爺被欺負了,你們都是吃乾飯的嗎?你們最好祈禱王爺冇事,否則,本王妃通通讓你們好看!”

管家雖然聽這話不悅。

可人家畢竟是主子。

隻能憋著心裡的一口氣,趕緊帶著孔霜去看端王。

另一邊。

明珠先去淮南造紙出書局走了一遭,新模式的施行,讓出書局裡不養閒人,而一些原本偷奸耍滑的,因為新模式賺不到幾個錢,自動就離開了。

剩下的都是勤快的人,看著勤快的人乾活都覺得是一種享受。

明珠查了查賬本,確定無誤後,就去了悅己。

正好到了晌午吃飯的時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