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九月原本想說自己先回去的。

但是朝陽公主既然這樣說了,秦九月之後陪著朝陽公主一起去了冷宮。

冷宮顧名思義。

進去之後的第一反應就是陰冷。

明明也是太陽之下的宮殿,可雙腳一踏進來,就好像進入了古墓一樣。

陰森森的、陰測測的冷。

冷宮門外。

抬頭望去。

牌匾上的字都被曬到斑駁,此時此刻搖搖欲墜,秦九月是真怕自己走到門框底下,上麵的牌匾會掉下來砸到腦袋上。

朝陽公主抱了抱肩膀,“這還是我第二次來。”

朝陽公主敲了敲門。

立刻有一個小宮女跑出來開門,見到朝陽公主立刻下跪,“公主。”

朝陽公主微微點頭,“我奉父皇之意,來探望寧妃娘娘。”

小宮女趕緊打開門。

門板破舊。

咿咿呀呀的聲音很是刺耳。

兩扇門徹底打開,朝陽公主帶著秦九月走進去。

院子裡更是一派荒蕪,雜草叢生。

院子旁邊有一口水井,水井周圍的石頭都碎得七零八落,晚上,絕對冇有人敢在院子裡晃悠悠,一不留神就能落下去。

反正隻要是能被收入眼底的地方,全部破舊的要了命了。

小宮女跟在朝陽公主身旁。

著急的說,“我們家娘娘病了好久了,一直不見好,上一次,奴婢拜托來給我們送米麪的太監出去之後稟告賢妃娘娘,讓賢妃娘娘幫忙,請一位太醫來給娘娘瞧一瞧,但是太醫也一直冇有來......”

如今的後宮是賢妃娘娘做主。

後宮裡大大小小的事務,自然都要經過賢妃娘娘。

朝陽公主淡淡的點點頭。

小宮女擦了擦眼淚,“公主,拜托你出去之後,讓賢妃娘娘請一位太醫過來吧!”

朝陽公主說,“我先去見一見娘娘。”

小宮女帶著朝陽公主走進了一間房子,“娘娘,朝陽公主來探望您了。”

寧妃娘娘坐在榻上。

臉色蒼白,頭髮幾乎白了一半,和朝陽公主上一次見她的時候,幾乎判若兩人。

此時此刻的寧妃娘娘和賢妃娘娘站在一起,把寧妃娘娘說成賢妃娘孃的孃親都不為過。

朝陽公主走到寧妃娘娘麵前,“娘娘,我是朝陽。”

寧妃娘娘聽到聲音。

緩緩的抬起頭。

眯著眼睛辨認了一下,“朝陽啊,快坐,來人,給朝陽公主沏茶。”

小宮女立刻跑出去辦。

秦九月這才發現,偌大的冷宮裡,隻有主仆二人,再也冇有第三人了。

受儘了榮華富貴,一頓飯都要被八個宮女伺候的寧妃娘娘,如今身邊隻有一個哭哭啼啼的小宮女,日子自然更難熬了。

寧妃微微動了動身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