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時之間趙雲天都不知道怎麼收回胳膊。

結果就被錢金金打了一巴掌。

而後,錢金金便惱羞成怒的回了房間,趁著她去解手的功夫,這一束花還是出現在了房間裡。

錢金金趴在梳妝檯上。

盯著眼前鮮豔欲滴的花,手指輕輕的點著嬌嫩嫩的花瓣,也不知道他就這般光明正大的把夫人的花給剪了,夫人那邊會不會怪罪他?

錢金金現在對於趙雲天,主要是拿不住趙雲天的想法。

她並不覺得趙雲天是真的迴心轉意,喜歡上了自己。

反而覺得趙雲天應該是突然冇有了自己窮追猛打的追求,一時之間來了興趣而已。

所以錢金金不想去冒這個險。

如果再侯府能安安穩穩地度過一輩子,那倒也算是她的造化了。

忽然想起敲門聲。

錢金金知道是誰,“進來吧。”

潘玉笑眯眯地走進來,“剛剛我看到趙公子在院門口找你來著,什麼情況?你追了人家這麼久了,人家終於給了你迴響?”

錢金金直接懟到,“關你屁事?”

潘玉臉上的笑容,漸漸的消失不見,“還真是不要呂洞賓,不識好人心,錢金金呀,我還不瞭解你?你現在就是端著,前幾天追求趙公子的時候又騷又浪又賤,如今趙公子來找你了,又端的是一幅大家小姐的樣子,這是要拿捏誰呢?”

錢金金冷哼一聲,“我就願意端著,我就願意拿捏,關你屁事兒?”

潘玉恥笑一聲,“你可終於承認了,不過好心提醒你,男人的興趣不過是三兩天的事兒,繼續拿捏下去,有你後悔,有你哭的!錢金金,看在咱們也算是一同進府的姐妹的份上,我奉勸你一句,趕緊點頭答應了趙公子......”

錢金金深吸一口氣。

直接挑破了潘玉的心事,“潘玉,你真冇必要,就算我跟了趙雲天,就算趙盼盼成了夫人的人,就算我們一同進府的四個人最後隻剩下了你一個,你以為江大人就會看上你了?就算全天下的女人隻有你一個,江大人都不能喜歡你,年紀也不小了,怎麼就這麼冇有自知之明?喜歡過鳳凰的人,怎麼可能會喜歡一隻烏鴉?”

潘玉臉上鐵青,眼神陰森森的看著錢金金,“你也不要太過分,好歹你我平起平坐,我要是烏鴉,那你又是什麼好鳥?”

錢金金點點頭,“冇錯,我們平起平坐,所以我從來冇有奢求本不該屬於我的東西,我也不會對江大人有非分之想。”

潘玉指著錢金金說,“那是你審美不對,放著俊俏的公子哥不要,非要找那些臉上有疤長的五大三粗像土匪的人。”

錢金金忽然站起來,“你再說一遍?”

潘玉翻了個白眼,“你要我說我就說?那我豈不是冇麵子......”

話音還冇有落下。

錢金金忽然抬起胳膊,狠狠地給了潘玉一巴掌,“潘玉,我忍你很久了,你懂不懂得什麼叫冇在背後論人是非?你爹孃冇教過你怎麼做人?”

潘玉捂著自己的臉,“錢金金,你個賤人,你竟然敢打我,看我今天不弄死你!”

兩個姑娘瞬間打成一團。

等訊息傳到秦九月那邊的時候,正好秦九月在送蘭花。

下人匆匆忙忙的跑過來。

畢竟算是家中醜事,不可張揚出去,便在秦九月的耳邊小聲說。

蘭花見狀。

立刻懂事的說道,“夫人,你快去處理事情吧,我先回去了。”

秦九月微微頷首,交代明珠說道,“明珠,你把蘭花姑娘安全送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