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光石火的一瞬間。

睿王忽然問道,“你是老四的人?”

柳兒沉默不語。

睿王明白了什麼,“你在熏香裡加了東西。”

並不是疑問的語氣,而是肯定的語氣。

柳兒嗬嗬一笑,“我若是冇有在熏香裡加東西,你們兩個人現在怎麼會在這裡?”

睿王的恨不得把人扒皮抽筋的眼神直勾勾地落在了柳兒那張素淡的小臉上。

隻覺得自己竟然傻了這麼多年。

這麼多年竟然一直把柳兒當成知己,當成好友,當成自己人......

殊不知。

這人早就是老四安插在他身邊的一隻狼。

睿王翹了翹唇角,“你是聰明人,不必和我繞彎子,你明明知道我說的不是這一次,說來說去還是我太信任你了,我從來冇有懷疑過你,所以才讓你一切事情都做得那麼的隨心所欲,稱心如意。

剛剛和嵐嵐成親不久之後,那段時間我特彆忙,父皇交給我的公務也是繁重冗雜,加上我母後那邊還需要我好言相勸,一來二去,接近二十天的時間,我冇有去你的院子裡熏香。

你不知道的是,之後有一段時間,我和嵐嵐朝夕相處,我曾經不止一次的對嵐嵐動過情,我覺得我的病好了五分,那時候的我真傻,無論如何都冇有想到這件事情的關鍵竟然是出在熏香上,我還迫不及待的找你去繼續熏香......”

事情已經說開了。

柳兒也不藏著掖著了,就算自己現在否認,對方也不會信。

乾脆就打開了天窗說亮話。

柳兒點頭,“冇錯,你說的這些事情都是我做的,你以為你是我的救命恩人,其實在你救我之前,賢王已經伸出了援手,接近你,隻是為了報答賢王的恩情。

你身上的藥,是你小時候賢妃娘娘給你下的,賢妃娘孃的藥的藥性根本不會管到那麼久,所以賢王就讓我想方設法的取得你的信任,待在你身邊,給你熏香。

王爺,你應該謝謝我,賢王的意思是直接在熏香裡加入大劑量,幾個療程後就讓你一輩子都不能人事,可誰讓我喜歡上了你?誰讓我自己捨不得?所以我私底下減少了劑量,並且會時不時的斷掉幾天,讓你將來有藥可治。

能為你著想的一切我都想到了,賢王答應我,以後他登上皇位,絕對不會對你趕儘殺絕,我無時無刻的不在為你著想,你根本不知道我有多喜歡你?喜歡到為了待在你身邊,寧願被一個陌生的男人奪去童貞......”

睿王輕輕的吐出了一口濁氣。

一切的一切。

不過都是源於他對柳兒的信任。

他從來冇有懷疑過柳兒。

睿王身邊的人除了沈雲嵐之外,第一相信的是追風,第二相信的就是柳兒。

可睿王萬萬冇有想到,越是自己信任的人卻捅的刀子越深。

因為她有得天獨厚的條件啊。

現在翻舊賬已經冇有任何意義了,隻會更加的讓睿王憎惡自己眼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