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睿王咬著後槽牙。

氣憤,惱怒,懼怕,擔憂......

各種各樣的情緒紛紛的在睿王的血管裡爆開,以至於也不知道怎麼回事,睿王的嘴巴裡就流出了血。

順著睿王的下巴一路蜿蜒。

猩紅又刺目。

柳兒手忙腳亂,雙手小心翼翼又顫抖著撫摸上睿王的臉,明明自己是一個醫女,卻在這一瞬間慌了手腳,“怎麼回事?怎麼突然吐血了?王爺你彆嚇我......”

睿王拚著最後的一絲希望,“放了嵐嵐,我這條命是你的。”

柳兒瞬間冷靜下來。

輕輕的將自己的手指落下。

落在自己的身體兩側,輕輕的捏了捏自己的衣襬,“你明明知道這是不可能的事情。”

睿王忽然將身體下方坐的椅子,向著柳兒的方向傾倒,是想要把柳兒壓在椅子下麵的。

可是兩人一個自由,一個被層層束縛著,靈活自然不可同日而語,柳兒輕而易舉的就躲過去了,反而是睿王狠狠的摔在了地上。

睿王倒在地上,目光越發變的陰鷙,最後一點香終於燃燒殆儘,變成了香灰,被柳兒輕輕一吹,就消失不見了。

躺在牆角的沈雲嵐忽然睜開眼,皺著眉頭,小臉上寫滿了不舒服,整個身子扭來扭去。

睿王心裡心疼又無可奈何,“嵐嵐?嵐嵐彆怕,我在。”

他的眼眸染上水意。

這是他第三次哭,第一次是皇奶奶去世的時候,第二次是母後去世的時候。

沈雲嵐意識已經不清晰,也不知道能不能聽到睿王的聲音,反正睿王就在眼前,小姑娘也不往這邊看,被綁住的身子扭曲著,小臉脹成了豬肝紅,一滴一滴的淚珠順著小臉的弧度,徹底的引入了髮絲裡麵。

“嵐嵐?看看我......”

“......”

沈雲嵐的嘴裡嘟囔著難受,說自己好熱,忍不住的將小腦袋往地上磕,聲音越來越大。

每碰一下都好像是用一把刀捅著睿王的心,睿王的心臟逐漸千瘡百孔,鮮血淋漓。

小姑娘趕緊的額頭上,一根一根的青筋緩緩的浮現了出來,就好像一條一條青色的粗壯的蚯蚓趴在了皮膚上,肉眼可見的滾動著,慢慢的變粗......

柳兒興致勃勃的看著,一臉的驚歎,“王爺你說,王妃娘娘還能撐多久?”

睿王咬牙切齒的怒吼,“姓柳的,把解藥拿出來,要不然本王殺了你,本王一定會殺了你的,嵐嵐如果有任何的閃失,本王讓你生不如死,本王將你挫骨揚灰——”

柳兒幽幽地歎了一口氣。

拍了拍手。

門忽然從外麵被打開。

睿王的眸子裡透出了一份希望,可看到進來的兩個醜陋男人,所有的希望變成了滔天的恨意,“姓柳的!”

柳兒對著這兩個醜陋的男人說,“看到那邊牆角的漂亮小姑娘了嗎?小姑娘中了藥,必須得男人救,便宜了你們兩個人了,過去吧。”

兩個男人色眯眯的對視一眼,立刻搓著手朝著牆角走去。

“滾啊。”

“誰敢碰她,我屠你們滿門!”

“彆碰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