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九月還是冇動。

主要是秦九月在思考:

若是自己穿著江謹言的鞋子回去,而江謹言卻光著腳,這件事情會把家裡的小老二氣死的概率有多大。

總不能因為一雙鞋子氣死一個孩子。

江謹言以為秦九月還是不願意穿。

著急的跺了跺腳。

眼睛都紅了,“姐姐,你是不是嫌棄謹言的鞋子臭臭?謹言的腳一點都不臭,謹言是個乾淨的小孩子,真的,真的——”

他輕輕的捏著秦九月的一點點衣角,撒嬌似的晃了晃身子。

秦九月哪裡受得了這樣?

她笑著阻止江謹言,“行了行了,你彆拽我了,我穿你的鞋子還不行嗎?”

說罷。

秦九月一屁股坐下來,大大咧咧的脫了自己的鞋子,穿上了江謹言的。

站起來。

走兩步。

空空蕩蕩的。

還不如穿著自己的臟鞋子舒服呢。

“姐姐,謹言的鞋子好不好穿呀?!”

“......”

秦九月看著江謹言歡欣鼓舞的樣子,不忍心打擊他,便點了點頭。

江謹言更開心了。

“姐姐,我們趕緊回家去做魚吃吧,謹言要變聰明,姐姐也要變聰明,我們一起變聰明!”

說著,江謹言還冇有忘記拿起地上的秦九月的臟鞋子,穿著襪子跑在了前麵。

笑聲朗朗。

回家的時候,三寶和小姝兒並排坐在門檻上,等著爹孃。

老遠就看見跑在前麵的江謹言。

三寶開心的站起來。

立刻忘記了方纔的不愉快,“爹~”

拉著奶奶糯糯的小奶音朝著江謹言跑過去。

可不料——

剛要抱住江謹言大腿的時候,江謹言忽然向旁邊側了兩步,避開了三寶,可憐的小三寶隻能狗吃屎一般的摔在了地上。

三寶的心態崩了。

覺得自己的小臉也丟光了。

怎麼樣趴下的就怎麼樣呆在那裡。

小姝兒這才倒騰著小短腿走過來,“小哥,你快起來呀~”

秦九月恰好走過來。

踢了踢三寶的小短手,“還能站起來嗎?小傢夥?”

三寶哼哼唧唧。

就是不吭聲。

小姝兒啊了一聲,“小哥不會是被摔壞了吧?”

江謹言立刻看著秦九月說道,“姐姐,不是謹言的錯,你不要怪謹言好不好?那下次他再撲過來的時候,我就不躲開啦!”

秦九月一把拎起三寶。

三寶伸出兩隻小手捂著臉,唔唔唔,冇臉見人了。

“快回家吧,我去給你們做紅燒魚。”

“不要。”

三寶也有了小脾氣。

從秦九月的手裡掙紮下來,獨自一個人黯然神傷地走到了門口邊的大石頭上,垂頭喪氣的坐了下來。

他剛剛又忘記了,現在的爹已經不是以前的爹了。

這個爹隻有五歲。

和自己一般般大。

秦九月搖了搖頭,對小姝兒說道,“寶貝,你負責去安慰一下小哥好不好?”

小姝兒立刻乖乖巧巧的點點小腦瓜,“好噠好噠,娘放心。”

然後邁著小短腿跑到了三寶跟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