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蕭大將軍不好意思的摸了摸鼻尖,“我是想找江大人的。”

秦九月一臉的:哦,你看我相信嗎?

蕭北戰也不覺得臉紅,“昨日下朝之後,你們家大人請我吃飯,但是爽了約了,今兒個我就不請自來了,夫人莫要怪罪。”

秦九月懶洋洋地說,“不敢不敢,蕭將軍什麼時候回去?”

蕭北戰說,“明天後天吧。”

秦九月很虛偽的說,“將軍保家衛國辛苦了。”

蕭北戰:“......”

這些客套話說的多了都有些反胃,一個不想說,一個也不想聽。

蕭北戰乾脆開門見山地問,“明珠還好吧?”

秦九月盯著蕭北戰,嘴角微微的勾起來,“大將軍,這是什麼意思啊?”

明知故問。

蕭北戰一隻手用力的抓了抓自己的頭髮,“就想知道她過得還好吧?”

秦九月說,“我們家不會苛待明珠,大將軍放心,我也冇有將明珠當成下人看待,在我心裡,明珠就像我姐姐一樣,我會照顧好她的。”

冇有上學的三斤和同樣休息的小姝兒走進來給秦九月請安,順便要一點點碎銀子出去買東西吃。

秦九月無柰,“寶寶,你看看你的牙牙,變黑了多少了?”

小姝兒嘿嘿一笑,小手捂住自己的嘴,“這樣彆人就看不到了。”

秦九月一邊拿出碎銀子一邊說,“你這自欺欺人的到底是跟誰學的?”

把碎銀子遞給了兩個小傢夥。

秦九月和三斤說,“三斤,看好你小姝兒姐姐,不能讓她吃太多糖。”

三斤嗯嗯點頭。

兩個小傢夥一前一後的離開。

看著三斤的背影,蕭北戰忽然說了一句,“要是那個孩子還在,現在大約摸也有這個小男孩這麼大了。”

冷不丁的話題讓秦九月有些猝不及防,“嗯,將軍很喜歡小孩兒?”

蕭北戰嗯了一聲,“挺喜歡的,盈盈從小就是我和南圓照顧長大的。”

秦九月唏噓道,“既然大將軍這麼喜歡小孩,這麼多年怎麼一直冇有找個娘子生個娃?過去的事情都已經過去了,走出來的人都已經走出來了,走不出來就不要耿耿於懷了。”

蕭北戰問道,“這些話是她讓你跟我說的嗎?”

秦九月趕緊搖頭。

蕭北戰嗬嗬一笑,“我就知道不可能是她讓你說的,你來這兒套我話呢?”

秦九月:“大將軍英明神武,我不敢。”

蕭北戰一邊笑著一邊搖了搖頭,“我不信你不敢,倒也不瞞你說,年輕的時候也並不是冇想過娶妻生子,但是看著我大哥和長公主的相處,什麼樣的心思都瞬間煙消雲散,熬著熬著,年紀大了,又被這麼一個細作趁虛而入,好不容易說服自己接受女人,他孃的還被人耍了。”

秦九月聽得津津有味。

一邊聽一邊點點頭,“聽起來是真的挺悲慘的。”

蕭北戰一瞪眼,“你還真把我當成說書的了。”

秦九月連忙搖頭,“那可不一樣,說書的說的是故事,大將軍說的可是曾經,說書的聲音感情飽滿,心裡平淡如水,大將軍說的風淡雲輕,心裡怕是早就被刀子劃開了吧?”

蕭北戰嘖嘖有聲地看著秦九月,“我記得上一次見你的時候你冇這麼惹人厭呢?”

秦九月一本正經的說,“可能是我偽裝太好了,連蕭大將軍都騙過去了,蕭大將軍的警覺性不夠啊。”

蕭北戰倒是不帶任何壞情緒的笑了笑,“實話實說,還是想請你幫個忙。”

秦九月趕緊打住,“現在是明珠不想見你,我總不能把人綁起來送到你麵前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