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蕭北戰思索了一下這個方法的可行性,“我覺得也可以。”

秦九月一臉的一言難儘,“我現在很懷疑以前你們是怎麼相處的。”

聞言。

蕭北戰忽然有些自嘲,“大概那時候我比較有價值。”

氣氛在一瞬間急轉直下,秦九月拍了拍桌子,“是說現在不值錢了?”

蕭北戰扁了扁嘴。

江謹言媳婦兒這張嘴,簡直了。

他半吐出一口氣,“就當我請你幫個忙,這個人情,我記一輩子。”

他雖然說的大大咧咧,可是眼神深處的小心翼翼,戳到了秦九月。

秦九月也看得出來。

這位大老粗,必定是動了真心了,若非如此,再次見到明珠起的早就是殺心了。

默默吐出一口濁氣,“中午留下來吃頓便飯吧。”

蕭北戰點了一下頭,“好,隻是能讓蕭山過來陪我說說話嗎?我不太想跟你聊天了。”

秦九月:“......”

蕭北戰的這一頓飯,註定是在江家吃不上了。

午飯即將開始的時候。

三寶和宋輝跑回來,小姝兒和三斤跟在後麵。

看到秦九月,氣喘籲籲的說道,“娘,娘,舅公他們回來了!我看到馬車了,好多好多輛馬車都在平西侯府門外擺著,雲嵐姨母肯定也回來了!”

聞言。

秦九月立刻起身。

匆忙往外走。

很快到平西侯府門口,朝陽公主也正好到,連忙扶住了秦九月,“你怎麼自己一個人跑來了?”

秦九月抬頭看了看府門,“聽說舅舅舅母他們回來了。”

朝陽公主點點頭,“我也是聽說了之後抓緊跑來的,先進去。”

朝陽公主小心翼翼地扶著秦九月走進平西侯府。

剛進門。

就碰上了正要出去傳信的沈毅,“我正要去你們侯府。”

秦九月問道,“都回來了吧?”

沈毅點了點頭,“都接回來了,放心吧。”

秦九月吞了吞口水,“嵐嵐還好嗎?”

沈毅歎了口氣,心疼又無奈,“生了一路的病,我這不正要去你們家把回來的訊息告訴你,然後再把老神醫請過來。”

秦九月抓緊時間說,“那你趕緊去吧。”

沈毅哎了一聲,“我爹孃都在廳裡,朝陽,你們先進去,我現在去請老神醫。”

接連兩個多月的奔波,路上連歇息的時間都冇有,雍州的風沙終究是磨粗了平西侯夫妻倆的臉,看起來都糙糙的。

秦九月連忙喊人,“舅舅,舅母。”

平西侯夫人點點頭,“趕緊坐下,你身體不輕鬆,快坐下歇歇。”

秦九月冇坐。

上前走了兩步,“舅母,我想去看看嵐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