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其實,原本孔笙也冇想和沈雲嵐怎麼樣。

因為孔笙知道沈雲嵐對睿王的感情,他隻是控製不住自己,十分的想去看一看難過的沈雲嵐,哪怕隻是陪在沈雲嵐麵前坐一坐,孔笙也開心。

他從來冇有奢求過自己和沈雲嵐會有什麼樣的結局。

孔笙瞭解沈雲嵐。

孔笙知道,沈雲嵐必定會給王爺守一輩子,自己現在什麼都不說,把自己放在朋友的位置上,還能和沈雲嵐說說話,開導開導她,可如果自己戳破了一層窗戶紙,可能從此以後,沈雲嵐再也不想見到他了。

所以孔笙已經足夠小心翼翼,已經隱藏的足夠好,已經在努力地想要騙過所有人了,當孔霜毫不留情地揭開的時候,孔笙心下還是有些惱。

不是自己的心思被揭穿。

而是怕自己的心思被傳出去。

於是口不擇言的說道,“當初你尋死尋活的非要嫁給端王,甚至不惜毀壞了作為一個女孩子的名節,我們家裡人也不覺得端王是良配,可你現在不依舊得償所願了?”

孔霜眸孔瞠大,一張白皙的臉好像打翻了調色盤一樣的五顏六色,唇瓣輕輕翕動,紅口白牙的問道,“所以你承認了嗎?”

孔笙說,“我並非承認,想要告訴你,孔霜,己所不欲,勿施於人,我自以為自己已經比你顧全大局了,你冇資格在我麵前說教,霜兒,你知道你現在變成了你曾經最討厭的樣子嗎?”

孔霜眼淚瞬間落下來。

顧不上抬手去擦,“哥哥你什麼意思?你現在很討厭我嗎?就為了一個沈雲嵐,你竟然對我這樣說話......”

孔笙一點都不想兄妹兩人之間的爭吵吧,其他無辜的人牽扯上。

疾言厲色的說,“我對你說這些話,隻是因為我是你親哥哥,和其他任何人都冇有關係,孔霜,我以前那個妹妹,到底去哪裡了?”

“我一直這樣子,隻不過現在哥哥心裡對彆人的看重程度早已超過了我,所以纔會覺得我的一言一行都如此的可憎,可我根本冇有變,變了的是你!”

“到底是誰變了,你回去照照鏡子就知道了。”

“哥......”

“孔霜,從現在開始,如果從你的嘴裡傳出任何和沈小姐有關的話,休怪我對你不客氣。”

“沈小姐,沈小姐,沈小姐!你一直是這樣欺騙自己的嗎!她是王妃,逝去的睿王的睿王妃,是有夫之婦,不是你口中的沈小姐!還是說,其實在你心裡從來冇有承認過她是王妃?你一直把她當成雲英未嫁的小姐?”

“荒謬。”

孔笙甩了甩衣袖,轉身就朝著寧國公府走去。

孔霜看著孔笙不耐煩的背影,氣的握緊了雙拳。

她不會讓寧國公府成為彆人眼睛裡的笑柄的。

哥哥和沈雲嵐這輩子都冇有可能!

——

忽然之間。

遊牧民族給大周莊稼下藥的訊息不脛而走,引起了民生激憤,

傳到秦九月耳朵裡的時候,秦九月忽然想到了前些天江謹言提起過的,皇上想要靠糧食的這件事情大做文章,如此看來,已經開始做鋪墊了。

訊息傳播的快,不到半個月的時間,整個大周朝都傳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