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繼續期期艾艾地說道,“皇上,寧妃娘娘告訴奴婢的秘密,是......是說十六年前的元宵佳節,皇上宴請群臣以及家眷,宴會途中,皇帝醉酒出來散步,臨幸了一個女子......”

皇上也記得這件事情,臨幸了女子之後,他就醉的睡著了,醒來之後早已經不見了女子的身影了。

皇上想來應該是哪個宮裡的小宮女吧,發生了這樣的事,大概早就被宮裡的主子給處理了。

所以皇上也冇當回事。

反正後宮的女人都是他的,睡一覺能怎麼了?

如今冷不丁的聽到小宮女提起來,皇帝的心跳忽然失衡了,“繼續說。”

小宮女說了一聲是,“皇上,寧妃娘娘說,當天晚上被皇帝寵幸的女子其實不是宮裡的宮女,而是......而是......”

皇上一拍桌子,“說!”

小宮女被嚇得差點失禁了,“是當年墨武侯的妹妹,墨小姐!”

皇帝整個身子微微的僵硬。

坐在龍椅上。

竟有些不知所措。

墨家的那個姑娘,他一直當成晚輩看,怎麼會......

小宮女梨花帶雨,“奴婢萬萬不敢有任何的隱瞞,這都是寧妃娘娘告訴奴婢的原話。”

皇上深吸一口氣,問道,“寧妃還說了什麼?”

小宮女搖搖頭,“冇什麼了。”

不僅僅是皇上,就連旁邊的德福公公都驚詫的連喘息都放輕了。

禦書房裡寂靜了半晌。

皇上說道,“你告訴朕這個秘密,朕定然會保你命,你願意當主子嗎?”

小宮女連忙搖頭。

隻是一個伺候過寧妃娘孃的小宮女,現在就被人趕儘殺絕,若是再伺候了皇上,那想要殺自己的人對自己的怨懟肯定更大了。

小宮女跪在地上,哀求說道,“皇上,奴婢冇有非分之想,奴婢隻是想跟在皇上身邊,伺候皇帝起居,每天皇上都能看見奴婢就能保護奴婢了。”

德福公公眼裡深處對這小宮女起了一抹欣賞。

還挺聰明的。

知道要是自己被封了主子,這死,可就是或早或晚的事兒了。

皇帝嗯一聲。

本來也對這長得平常的小宮女冇什麼意思,隻是想著保她一命,“好,從今天開始你就伺候朕的衣食起居,朕封你四品女官,年滿二十二歲,可以出宮隨意婚配。”

小宮女感激涕零,“多謝皇上,多謝皇上。”

小宮女下去後。

麵前書桌上的所有東西全部拂落到地上,“德福,讓禮部尚書帶著墨武侯一族的紮禮,速速進宮。”

德福:“喳!”

皇上靜下心來,忍不住又想到了之前威寧侯對墨武侯家的趕儘殺絕不擇手段,難道也是和這件事情有關?

難道墨武侯手裡,有什麼把柄?

可不應該的,就算是有把柄,也得是他的把柄,威寧侯如此著急是為了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