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京城

秦九月每天就抱抱孩子,哄哄孩子,過的倒是也無聊。

閒來無事。

秦九月又想起了之前被自己擱置下去的一個計劃。

那就是——圖書館。

秦九月想要在京城建一所圖書館,也是會員製。

可以憑藉會員卡進去看書借書,這樣會讓很多寒門子弟得到便利,用買兩本書的錢可以看上很多的書。

而淮南出書局又是她的,她根本不需要大價錢出去購買書本,這樣一來,又省了中間商賺差價。

秦九月向來是個說乾就乾的。

她找來了明珠。

讓明珠出去去找一個足夠大的地方,明珠聽到了秦九月的計劃,真的是佩服的五體投地,“夫人,你這都是怎麼想到的這些賺錢的主意?”

秦九月笑著說,“現在不也有租書看的嗎?其實都差不多,隻不過我這邊的書本更多,更正式一些,租書所花的銀子更少。”

有時候做生意,生意做的越大,單件的成本反而越小,所以這也就是為什麼越是生意規模大的賺的錢越多的道理。

秦九月和明珠說話的時候,旁邊的霖哥兒就乖乖的聽著,覺得無聊了,就閉上眼睛去睡覺,一點也不會耽誤事兒。

乖的很。

明珠都忍不住的驚訝,“這孩子不像是剛出生的小孩子,太懂事了,知道她娘賺錢的時候他不能搗亂。”

秦九月歎口氣,覺得這可能是因為這孩子在肚子裡的時候鬨騰的太狠了出來之後怕捱打,反而是不怎麼敢鬨騰了。

要不然。

從懷孕起,就開始孕吐,一直吐到生孩子之前的頭一個月,除了她,哪個孕婦還有過這樣慘痛的經曆。

宋秀蓮那會兒還擔心孩子生出來之後若是像在孃親的肚子裡一樣的搗蛋,一定會被他爹打屁股。

冇想到。

小霸王生下來卻是個乖巧的悶葫蘆。

就算餓了也不怎麼哭。

最多就是扁一扁小嘴,秦九月看到之後,就知道這是肚子餓了的信號,把尿布尿濕的時候,小傢夥就握著兩隻小拳頭,不停的使勁往上竄,這是尿尿的信號。

等到明珠出去之後,秦九月才把兒子抱在懷裡,“你怎麼出生了這麼乖?是不是怕你爹打你的小屁屁啊?”

小傢夥撓了撓小嘴,眼巴巴的瞅著秦九月,瞅著瞅著,就打了個小小的哈欠,動了動小身子,閉上眼睛睡了過去。

秦九月哭笑不得,“剛剛醒,你怎麼又睡了?”

生完孩子第七天,宋秀蓮才讓秦九月下來走走,可把秦九月憋壞了,秦九月第三天想下來的時候正好被宋秀蓮看到,就被凶了一頓。

然後秦九月隻能又在床上坐了整整四天,除了下床解決生理問題之外,吃喝都在床上,也不讓洗臉,不讓洗頭,可是把秦九月給埋汰壞了。

秦九月吩咐小丫頭燒了熱水。

正要洗頭的時候。

宋秀蓮那邊就急匆匆的殺了過來,“九月,現在不能洗頭,我不是說隻讓你下來走走嗎?你怎麼還想洗頭?要等到一個月之後再洗頭髮,要不然你現在洗了,等你年紀大了容易頭疼傷風,哎呀呀,你現在覺得自己年輕身體棒不當回事兒,可是不聽老人言,吃虧在眼前,等你老了再後悔,那就是徒勞無功了,你快乖乖的給我躺上床去。”

秦九月被說得一愣一愣的,眼巴巴的看著宋秀蓮指揮著小丫鬟,把那一盆熱水端了出去。

在宋秀蓮進來之前。

秦九月腦海中已經想象出了,把頭皮泡在熱水裡,手指輕輕的在頭皮上按壓的舒適感。-